博仕书屋 > 其他 > 门阀掘墓人 > 第四十六章 黄雀在后
    叶赫秀在巴哈木的郊外溜达了三日后,宣布启程回府,这道命令就像是一场比赛的哨声,双方把所有的砝码都投入到里面,这是一场胜者通吃,输者死无葬身之地的比赛,这场比赛没有退路,只能拼死一搏。

    吴家庄园的一处议事厅内,此时就像一个战场的临时指挥所,不时地就有人进来向家主吴望森禀报叶赫秀最新的行径路线和己方的准备情况。

    而在巴哈木西城离城门口不远的临街的一座米店内,窗户全部被捂得严严实实,只有几盏昏暗的油灯作为照明,墙上挂着的是巴哈木城市的平面图,桌子上是放着整齐的十元钞票,吴训森在给二十几名体魄强壮的兽人做着最后动员。

    “今天中午你们要杀的目标就会从这个位置过来。”吴训森用手指了指挂着墙上地图的一处位置。

    “你们记住只要车队一出现,你们就向最豪华的那辆马车冲,杀掉里面的人你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各位,只要这次你们成功了,家主就会给你脱了奴籍,成为吴家的护卫,还会给你们土地,给你们金钱,你们的妻儿老小都将在吴家的庇佑下无忧无虑地生活。”

    吴训森说完又拍了拍堆满钞票的桌子说道:

    “桌子上的这些钱就是先给你们安家费,稍后会发给你们的家人,你们安心为家族办事,家族不会亏待你们,但是如果这次事情办砸了,你们全家都要死,听懂了吗?”

    吴训森用凶狠的眼光盯着他们。

    “晓得了,老爷,我们一定尽力而为。”一个看似头领一样的兽人回答道。

    “我要的是全力以赴,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不要尽力而为,你们的一家老小都在你们的手上。”吴训森的语气有些狰狞。

    “是,全力以赴。”其他几个兽人明显感觉到了吴训森的威胁之意,连忙附和道。

    这些兽人把手里的钢刀攥得紧紧的,毛绒绒的大手全是汗水。他们知道自己今天是活不成了,不管成功与否,他们必须死,但是必须是杀了那个人以后再自杀,自己的家人才能活下去,为了让自己的妻儿以后都不挨饿今天豁出自己也在所不惜。

    距离米店街对面不足二十米的另一处房子呢,俞洋站在二楼的窗口边拿着单筒望远镜在观察着吴训森那座宅子。

    一名黑衣军士低声说道:“队长,那座宅子昨天晚上有二十五名兽人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今天早上吴训森也进去了。”

    俞洋点点头,说道:“让我们的人都藏好了。只要城守大人的车队出现后,他们一有任何袭击大人车队的举动就立即上前制服,记得要留活口。”

    说完又接着观察起对面的动向,突然又想到什么,对着身边的士兵说道:“你再去叮嘱下,让那些兔崽子千万不要冲动,看到信号再出去,出去早了坏了城守大人计划,让他们都滚回老家去。”

    那名士兵低笑了一声,还不是这位队长惹的祸,前日把所有兄弟召集起来说来一笔大生意,根据可靠消息有叛贼的奸细想谋害城守大人,这次只要表现得好,都有奖励。

    还说到打死一个赏一百,抓一个活的赏一千。这帮小子们听到后两只眼睛直冒绿光,现在埋伏在附近的宪兵们眼里哪里看得到人,全都是绿花花的钞票。

    今天巴哈木难得有好天气,可能是冬天临近结束,午后一点,气温已经开始升高,明媚的阳光照到这条通向城守府的街道明晃晃的。

    可能是气温回暖的原因,今天街道两侧有不少的居民出来晒着太阳,几个小孩子在嬉戏打闹,商贩们也推着小车开始售卖起各种商品和吃食。

    彼此之间高低起伏的叫卖声,不绝于耳,扑鼻而来的食物香味让玩闹的孩童留下了哈喇子,缠着大人非要去买一个尝尝,好一幅暖冬下热闹且祥和的街道美景。

    这样祥和的气氛却没有持续多久,街道远处一个粗布衣打扮的年轻人飞快地从远处跑来,一下子就钻进了米店。这一举动被在对面的俞洋看得清清楚楚,他知道这个是报信的,叶赫秀一行人的车队估计很快就要出现了。

    俞洋转头对着旁边的军士说道:“传令下去,对方要行动了,让大家打起精神,随时做好出击的准备。”

    军士点了点头领命后,转身一溜烟小跑去传达命令去了。俞洋继续拿着望远镜观察起对面的情况,果然没一会米店的大门被打开了,里面5名粗衣打扮的人族走了出来,后面陆陆续续推着几辆板车的兽人跟着走出来,板车上装满了大米的麻袋,鼓鼓啷啷。

    这些人族和兽人们开始漫不经心的拾掇起车上的麻袋,可是他们眼睛张望的方向却是路的另一侧,俞洋摇摇头说道:“这帮人太明显了,即使我不提前知道他们有所行动,也能发现这帮人形迹可疑。”

    “哒哒哒”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叶赫秀的车队终于出现在了这个街道的不远处,车队为首的就是叶赫秀那辆奢华无比的四马拉动的马车,后面跟着3辆马车虽然款式相同但是装饰略微简朴。

    车队有条不紊地向前行驶着,就在快要经过米店的时候,车队的另一个方向突然窜出来一辆马车,车夫大声地吆喝着:“让路!让路!马受惊了。”行人和路边的商贩纷纷躲避,本来祥和街道立马鸡飞狗跳起来。

    俞洋被突然出现的一幕弄了一个措手不及,心里大惊,对方准备得这么周密要用马车来制造混乱,让那群匪徒得手,但是他记得当初叶赫秀走的时候的话,敌人没有出动的情况下,自己这方万万不能出手,哪怕是他遇到危险也不行。

    俞洋此时内心无比挣扎,他想立刻就让士兵用火枪击毙了那匹向着车队狂奔过来的马,但是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死死地攥着望远镜说道:“让我们的人不要乱动,听我的信号。”本来已经要发出信号的军士,生生的制止住了自己的动作。

    此时街道上,驾驭着叶赫秀马车的车夫也被前面狂奔而来的马车吓得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后立即想驱使自己的马车向路边靠去,可是这样的情况如电光石火般飞快的发生,现在哪里来得及让马车有所避让。

    当他还在努力的驾驭马匹的时候,就感觉眼前有一团黑影袭来,那辆马车在马上靠近的时候,马匹本能的躲避,来一个甩尾,马是躲开了叶赫秀的马车,但是他后面的车厢却狠狠的砸向了叶赫秀的马车车厢。

    轰的一声,两个车厢相撞,叶赫秀的马车轰然倒地,马车车夫已经从驾驶座被狠狠地甩了出去,重重地摔到了地上,半天爬不起来,不知生死。

    距离马车不到几十米距离的米店,佯装整理板车的兽人们看到叶赫秀的马车倒地,纷纷从板车里的米袋下方抽出了钢刀,大喊着:“为了兽王的荣耀,杀了叶赫秀!!!”

    二十几名兽人手持钢刀,嘴里的“呀呀呀”的怪叫声,扑杀向叶赫秀的马车。

    俞洋此时看到兽人已经拔刀后出,连忙大喊着,“”发信号,让兄弟们上,快,快,快。”

    只见一名军士连忙拿起左轮手枪对着外面就是一枪,响亮的枪声响彻了街道,也盖过了二十几名兽人的冲杀声。

    二十几名兽人还没有冲到马车前方时,街道四面八方涌出了几十名穿着黑色军服,手臂套着宪兵字样的袖套的士兵,他们手持着上了刺刀的火枪,对着这群兽人大喊:“立即放下武器,束手就擒,否则格杀勿论。”

    兽人们看着向着他们扑过来的士兵立即就明白自己上当了,他们想起了吴训森之前说的话,失败自己的妻儿就会没命,咬咬牙说道:“兄弟们,只有杀了叶赫秀,我们的妻儿才能活命,杀啊。”

    整整二十五名兽人冲向了马车,“啪啪啪”的枪声响起,一股股白烟从宪兵队火枪口冒出,他们虽然想抓活口,但是保护城守大人的安全是第一位,他们现在只能开枪。

    这群兽人最终倒在了距离马车不到一米的地方,躺着横七竖八的尸体和地上没有死去的兽人发出了痛苦的哀号,现场一片狼藉。

    俞洋已经一路小跑的赶到了现场,指挥士兵去收拾没有死透的兽人,自己急匆匆地跑去倒在地上的马车,当俞洋焦急地一把掀开车门后,发现原本豪华无比的车厢内却空无一人,俞洋这才缓了一口气。

    “洋子,你以为我会那么蠢,明知道有危险还坐自己的马车嘛。”叶赫秀从后面的一辆马车上走了下来,笑嘻嘻地看着俞洋。

    俞洋赶紧跑了过去,那拳头狠狠的砸了叶赫秀的胸口一下,笑着说道:“看来这次计划成功了,这些没死的兽人,带回去拷问肯定能咬出吴家,这次吴家死定了。”

    叶赫秀笑着做了一个相同的动作,笑着说:“这里该你收场了,我得回府里好好睡个觉了,这几天在车厢里一直睡不好。”叶赫秀说完伸了伸腰。

    俞洋看着宪兵把地上没有死透或者是受伤不重的兽人一个一个捆个结实,笑眯眯地点点头。

    俞洋扫视着整个现场总觉得哪里不对,有些疑惑地看着正在做伸展运动的叶赫秀说道:“老张呢,不是和你们一起出去的,他人呢。”

    叶赫秀做完了拉伸运动,把两个手臂向外扩展笑着说了一句:“他啊,还有一项工.....”

    叶赫秀的工作两字还没说完,突兀的一声枪响再一次打破了街道的宁静。叶赫秀保持着双臂扩展的动作,胸口已经一个血洞,然后接连地又是两声,叶赫秀的上身又多出了两个血洞。

    俞洋此时视线里,一切的动作仿佛都变成了慢动作,叶赫秀带着身上不停的冒着鲜血的枪洞缓缓的倒下,脸上还是对着他保持着慵懒的笑容。

    远处的叶赫诚疯了一样跑了过来,嘴里发出的声音在俞洋的耳朵里变成了慢速“少~~~爷~~~~”。

    吴家庄园内,吴训森面露喜色飞快地向着主宅的方向跑去,刚跨入主宅的议事厅,看见正在逗弄着金丝雀的吴望森就大喊着:“大哥,成了,成了。

    吴望森谈谈看了一眼这个不成器的弟弟,说道:“稳重点,说了多少次了,一个小小的城守至于你如此激动嘛。”

    “大哥,叶赫秀那小子身中三枪,肯定活不了了。”吴训森在兽人出门守候叶赫秀的时候,就从后门偷偷地溜走了,躲在远处的一座楼里拿着望远镜在观察着现场的情况。

    “让城守府里的内线去确认下,叶赫秀有没有死透了,这个消息要确认,”吴望森说道。

    “好的,大哥我这就去安排。”吴训森兴奋的点头道,然后有带些疑问的说道:“大哥,你明知道兽人是炮灰,还让我去亲自去给他们做动员,万一没死的兽人告密怎么办。”吴训森有些担心。

    吴望森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说道:“叶赫秀那小子,一出城我就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就是要引诱我们出手,如果我不让你出现在他们监控的视野里,他们能相信我们只有兽人这一个手段?叶赫秀这小子以为自己是螳螂,殊不知螳螂扑蝉黄雀在后,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大哥,你最后安排的杀手那一步棋真是妙啊,看着叶赫秀中枪后那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真是让人全身舒畅啊。”吴训森赞叹道。

    “那3名杀手是我让人去龙城花了大价钱找来的,从来没有失手过。”吴望森很难得地在脸上表现出得意的神色。

    “大哥,那几个杀手不会出卖我们吧。”吴训森有些担忧。

    “放心,这个杀手组织只认钱不认人,不会有问题的,我安排事情不会有什么漏洞的,哪怕是以后都护府来查都没有问题。”吴望森这点非常自信,这个杀手组织在整个帝国的地下世界都是排名靠前的组织,没有他们办不了的事。

    “大哥,我还有一件事比较担忧,俞洋可是宪兵队长,要是严加拷问兽人,把我供出来怎么办。我可是见他们的呀。”吴训森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安危。

    吴望森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肩膀,“放心,估摸这俞洋现在已经不是宪兵队长了,那些没死的兽人也不可能活过今晚。你做好你的事,宪兵队长还是你的。”

    吴训森听完,对着自己大哥连说称赞,开开心心地走出了大堂。吴望森继续地逗弄着鸟笼里的金丝雀,嘴里还说着:“乖乖地当一个金丝雀不好吗?非要当老鹰,你看这不是把自己作死了吗,你说是不是呀,小鸟。”

    被吴望森逗弄的金丝雀在笼子里上下左右地跳跃着,嘴里发出好听的鸣叫声来取悦这个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