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其他 > 综漫:隔壁见子,被穹捡回家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穹:哥哥并不是哥哥 1/4【求全订、求自订】
    第一百三十二章穹:哥哥并不是哥哥1/4【求全订、求自订】

    旁边。

    看看这一幕,某个粉发少女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莫名的笑容,用奇奇怪怪的语气出声说道:“辉夜酱,面对朋友的时候不要这么客气,也不要说这种奇怪的语气的话语。”

    一边说着,藤原千花上前一步,用自己的两只手将眼前的红眸少女抓在了怀里,让她近距离地感受自己的‘雄伟壮观’。

    感受到几乎喘不过气的感觉,名为四宫辉夜的少女连忙出声说道一一

    “抱歉。”

    tsJ。

    “藤原书?记,快放开我,要被憋死了,真的喘不过来气了。”

    听到这些话语,这个粉发少女才缓缓松开了她,

    接着,看着自己眼前正在大喘气的红眸少女,藤原一脸微笑地出声说道:“辉夜酱,以后要记得,对于朋友不要说奇奇怪怪的话语,也不要试图用这种话语间接性地来逼迫朋友的亲人什么的。”

    “除此之外,捧杀什么的举动,也都是不可以的哦。”

    “不然的话,你知道结果的。”

    说着,似是想到了什么,她再一次挺了挺身子,语气莫名地出声说道:“要知道,在一些特殊的时候,这个身体还是有一些特殊的用处的。”

    “我知道了,”

    闻言,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四宫辉夜眸子里闪过一丝后怕之色,连忙点了点头,说道:“以后我会注意的。”

    旁边。

    看到这一幕,穹不禁皱了皱眉头。

    这俩人这一段时间怎么变得这么怪异?!

    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原本她们的性格应该不是这样的才对。

    就像刚刚的那种名为夸赞实际上却想要占便宜……或者更加准确地说是想要忽悠人的举动,怎么看都像是以前千花为了让人去体验桌游社的新游戏才能做出来的举动。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们收到了打击了吗?

    还是?

    一时间,这个银发少女百思不得其解。

    良久。

    想不出什么所以然的穹猛地摇了摇头。907

    算了。

    不想这些了。

    现在的话,自己还是赶紧把学生会这边的事情忙完,然后去跟哥哥一起回家比较好。

    思虑及此,她看向自己眼前的这两个美少女,一脸平静地出声说道:“四宫会长,千花,我可以给你们帮忙联系哥哥,不过具体他答不答应这个事件的除灵我也不确定。”

    “另外,如果这边的恶灵的实力很强的话,我也不确定他会不会出手,也不确定能不能解决掉这边的事件。”

    “除此之外,只是如果他真的答应的话,具体的报酬什么的希望学生会这边还可以不要吝啬。”

    虽然以自己哥哥早上出门的时候所说的话语来看,解决秀知院学园后山的这个恶灵对他应该是没有什么压力的。

    但是自己毕竟不是他,肯定要把话都说明白、把各种可能性都给说上去。

    这样一来,到时候哥哥不论是想要接手还是不想要,都有足够的理由。

    老实说,自己是不太希望给哥哥介绍这种除灵上的委托的。

    毕竟这种委托大概率都要冒着生命危险跟恶灵进行战斗,一不留神就很可能会因此gg。

    相比较于金钱或者什么其他的回报,自己的哥哥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

    如果没记错的话,哥哥早晨的时候就说过要过几天解决这边的后山上的事情。

    既然有这样的话语,那自己怎么劝解估计都是没用的事情。

    就像是自己想要他安全的强大意志力一样,他想要自己上学的地方安全的念想也是同样的强大的。

    在这种情况下,能够为原本就准备进行的工作找到一些额外的报酬的话,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也正因此,穹才会说出上述的话语,否则的话就只会是一句’我会转达的’就结束的。

    “放心吧。”

    闻言,四宫辉夜的嘴角微微上扬,一脸自信地说道:“别的不说,(cafe)以秀知院学园对这件事的重视的程度,如果可以解决这次事件的话,争取到数千万的除灵费用还是可以的。”

    说着,似是想到了什么,这个红眸少女微微抬起头,一脸认真地说道:“再退一万步,即便是无法解决这次的事件,只要能够确定他们三人以及之前的两人的失踪的具体的原因,就可以有百万霓虹币打底的除灵费用。”

    说到这里,四宫辉夜抬起头,看向自己眼前银发少女,轻声说道:“作为学生会会计的你,也应该知道我们的工作经费还剩下许多,到时候即便是一无所获,我也可以做主支付至少在五十万霓虹币上下的劳务费用的。”

    “我只是临时会计,”

    闻言,穹却是轻轻摇了摇头,说道:“等下一次的换.届选.举之后,我应该就不用担任这个职位,到时候也可以轻松一些。”

    说着,想到刚刚四宫辉夜所说的话语,她一脸平静地出声说道:“关于具体的情况,我会如实转达给哥哥的,只要一有消息我就会在line上回复你们的。”

    说到这里,似是想到了什么,这个银发少女脸上瞬间浮现出严肃的神色。

    接着,看着自己眼前的两个少女,她一脸认真地出声说道一一

    “对了。”

    “哥……羽生君,他实际上并不是我亲哥哥,以后我们必然会结婚的。”

    “只是因为种种的原因,他暂时使用了我已经故去的哥哥的这个身份。”

    “如果他真的要来这边接触到大家的话,为了避免让他想起一些非常烦恼的事情,一定要尽量不要提及这件事。”

    此言一出,某个粉发少女瞬间点了点头,一脸严肃地说道一一

    “明白。”

    “穹酱,你放心吧,我在说话的时候肯定会注意的。”

    “嗯。”

    “是有什么不太好的过去吗?”

    “只要一提起这个关系就会感觉的困惑?”

    嘴上这样说着,四宫辉夜也是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我说话的时候就也会注意的,一定不会给你们添麻烦。”

    此刻。

    看到自己身前的这两个美少女的表现,某个银发少女不由得轻轻点了点头。

    事实上,什么会让哥哥想起不好的困惑的麻烦的事情之类的话语都是她为了让四宫辉夜跟藤原千花不暴露自己一直都明白羽生君这个‘哥哥‘跟自己血缘上的哥哥的区别的保睑。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隐瞒这个消息?

    在自己跟她们友好关系一直保持下去的前提下,隐瞒本来就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当然一_

    更重要的是由于这次的三个人失踪的事件,自己的这两个美少女朋友将不得不与自己哥哥见面且有一定的交流。

    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就必须让她们明白自己与哥哥的特殊的关系。

    不然若是在交流的过程中让她们突然感觉到了哥哥的优秀之处,再因此动心的话,自己岂不是会陷入极其尴尬的境地。

    换句话说,如果提前就已经知道了自己跟哥哥的特殊的关系的话,那即便是因此动心的感情也会经受着良心的拷问的。

    是的。

    自己之所以将这个事情告诉四宫辉夜跟藤原千花,实际上就是为了从最大的程度上避免’我拿你当闺蜜,你却想当我嫂子’的情况出现。

    甚至极端情况下的话,她们还可以变成自己的最坚定的朋友。

    毕竟在整个秀知院学园之中,也只有她们明白自己跟哥哥的特殊的关系。

    虽说自己实际上并不在意有多少个喜欢哥哥的人存在,但是如果喜欢上他的人是自己的好友的话,那也会感觉非常怪异的。

    计划通!

    当然,如果经过这样的操作还是让她们对哥哥有好感的话,那自己也只是无能为力。

    不过对于穹的这种小心思,其他的两人并没有察觉到,只是直接地陷入这个银发少女所说的她的哥哥可能存在的悲惨往事之中。

    在这个时候,似是想到了什么事情,四宫辉夜抬起头,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银发少女,一脸好奇地出声问道:“穹作为在整个学区几乎独一无二的同样的银发,你的哥哥他真的是跟你没有血缘关系吗?”

    “真的没有的。”

    闻言,穹不禁微微一叹,吐槽着说道:“即便是同样的发色,也不一定是亲人好不好?”

    “要知道,霓虹绝大多数都是黑发的人,难道他们也是亲人吗?”

    说到这里,似是想到了什么,这个银发少女转过身,看向了距离自己不远处的四宫辉夜,一脸好奇地出声问道一一

    “不过说起来,四宫会长你是怎么知道哥哥她也是银发的呢?”

    “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只是对千花说过哥哥的情况,也只有她看到过哥哥送我过来的场景才对。”

    “难道?”

    说到最后,穹的眸子看向了距离自己不远处的某个粉发少女,眼里闪过一丝丝危险的神色。

    说起来,

    见状,藤原千花连忙摇了摇头,出声说道——

    “不。”

    “不是我,我没有乱说话的,穹酱告诉我的事情哦都是守口如瓶的,没有一句话是乱说出去的。”

    紧随其后的,四宫辉夜不禁微微一叹,出声说道:“不是她告诉我的。”

    说着,这个红眸少女微微弯下腰,从抽屉里面取出一个圆筒形的东西,继续解释着说道:“那天我在试用新买的望远镜,当时在观察藤原书.记的时候无意中看到的。”

    “这样吗?”

    看到这一幕,这个银发少女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尴尬之色。

    紧接着,她转过身,连忙对着自己身前的某个粉发少女出声说道一一

    “抱歉。”

    “千花酱,是我错怪你了。”

    听到穹的话语,藤原千花一脸哭哭啼啼的摇了摇头,用很悲伤的语气出声说道:“没,没事的,就是我真是没想到穹酱竟让会怀疑我,这对我的情感造成了非常大的打击。”

    此刻。

    听到这些话语,穹以为自己这次真的伤害到了藤原千花的内心,下意识地就准备道歉。

    只是下一刻,这个粉发少女的下一句话却让她不禁嘴角一抽一一

    “穹酱,如果你想要我从情感上受到伤害的状态恢复的话,只需要去桌游社玩一次最新制作出来的桌游就可以了哦?”

    “只需要去玩一次,玩一下最新版本的桌游就可以了哦~”

    “可以了哦~”

    “了哦?”

    “哦?”

    许是这个粉发少女的**太过于强烈,以至于说出的话语在办公室以内都形成了回音,仿佛传说中的余音绕梁一样。

    只是后者说的是好听的音乐,现在这个回音则是恶魔的声音一样。

    这时候,听到藤原千花的这些个宛如邪神呢喃的话语,名为穹的银发少女毫不犹豫地、毫不留情地说道:“请容许我拒绝。”

    说完这句话,没管藤原千花继续说什么,将剩下的东西收拾完毕,她看向了距离自己不远处的某个红眸少女,出声说道:“四宫会长,如果没有什么需要我的事情的话,那我先回家了?”

    “毕竟如果没猜错的话,哥哥现在应该自己在外面等我了呢……”

    听到这句话,四宫辉夜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去吧,记得问下除灵的事情。”

    “好的,”

    随口回答了一句,穹就走出了学生会办公室的大门。

    PS:今天第四更,求全订、求自订……

    注:穹一直都明白羽生不是她的哥哥的,但是这确实是认为他是她的‘哥哥‘。

    前一个哥哥说的是血缘,后一个哥哥说的是身份,但是却不是因为血缘而衍生出来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