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 [综武侠]我的夫君有问题 > 章节目录 第182章 第一百八二章 番外缠他
    第一百八二章番外缠他

    尽管连城璧对于夏琬琰的选择有些讶异, 但并没有旁的想法。他给自己点了一碗素面,没有和她点一样的。

    面端上来的时候,面馆之中的人都惊讶地看着夏琬琰。这样一个容色出众的女子怎么喜欢肥肠面?感觉有点奇怪啊。

    夏琬琰才不管呢, 她就是觉得肥肠面好吃。旁人的目光与她无关,她喜欢就好了。至于连城璧……她看着那一碗除了青菜就感觉什么都没有的素面, 摇摇头,“你怎么吃的这么清淡啊?你不是说你是蜀中人吗?”

    她还以为他这辈子的身份背景被改了,口味就会变得重一点,但是很显然没有。

    连城璧疏离地笑笑,“蜀中人也有不吃辣的。”

    夏琬琰想了想,而后对他说道:“你是不是喜欢苏州菜啊?”

    连城璧有点惊讶,“姑娘是如何知晓的?”

    “阿琬。”夏琬琰强调。

    连城璧无奈,“阿琬是如何知晓我喜欢苏州菜的?”

    “嘻嘻。”夏琬琰笑了,“当然是因为苏州菜才是最符合你的胃口的菜。”废话,他分明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姑苏人,当然吃苏州菜了。

    她心想着, 虽然他现在坚定地认为自己是什么蜀中连家的人,但是按照口味变化不大来看,这里面可能有两个可能。一个可能就是连城璧来这里的时间和她没有差太多, 至少没有长到彻底改变他的口味, 他的身份背景之类的都是世界意识强行塞给他的。

    另外一个可能就是虽然连城璧和她来这里的时间没有差太多, 但是在他们身上的时间流速是不一样的。她是刚来这里, 而他很有可能真的就活了二十几年。只是这时间就像是被加速了一样, 虽然真实感会更多一点,但有些东西还是没有能够改得了,例如口味。

    所以,到底是哪一个可能呢?夏琬琰觉得自己得找个机会试探试探才行, 这样才好确定怎么追夫。

    当然了,有一点是肯定要有的,那就是缠他,往死里缠,绝对不放手的那种。都说烈女怕缠郎,连城璧还不是个烈男呢,肯定经不起她缠的,嘻嘻嘻。

    连城璧看到夏琬琰吃了一口面就低着头偷偷笑,不由得有些好奇。这肥肠面当真如此好吃?都叫她吃得开始偷笑了。当然,虽然他的心中是有些好奇,却还是不会尝试的。

    肥肠什么的,还是有一些太过了,他现在有些接受不来。

    吃完了面,连城璧就牵着马准备出城去了。时辰尚早,他还有时间赶到下一个城镇去。只是……他不由得回头看着紧紧跟在他身后,拽着他的衣角不放的人,心中微微叹气。

    “姑……阿琬,你确定要跟着我吗?这一路风沙,你会很辛苦的。”

    “都说了要跟着我夫君的,当然不能怕辛苦啦。”夏琬琰才不会放弃呢,“放心啦,我一定不会拖你的后腿的。”不要太小瞧她了,好歹她也是北冥神功有所成的人,赶路又不是赶海,怎么可能不会呢。

    咦,她还没有赶海过,不知道好不好玩哦。要是赶海的话,那就是有好多海鲜吃了,哇,突然想吃新鲜的各种海货了。想着想着,夏琬琰的思绪又飘远了,神有些放空了。

    这些年来她一直都没有能够改掉这个时不时就想法乱飘的毛病,不过就只有在亲近的人面前会这样。连城璧自然是她最亲近最相信的人之一,哪怕他不记得了,也依旧是,所以夏琬琰老毛病又犯了。

    “哎,小心些。”有一个人推着独轮车过来的时候,连城璧急忙搂过了夏琬琰的腰,带着他躲了过去,免得她被刮蹭到了。“你没事?”

    夏琬琰靠在连城璧的怀中,微微仰着头,对着他笑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就是夙世因缘。”

    “啊?”连城璧有点蒙,这个时候说这个?

    夏琬琰说道:“你看你搂我搂得多顺手,说不定就是以前经常做,都做顺手了。所以,我们肯定是夙世因缘啊。”

    “!!!”连城璧赶忙放开了夏琬琰的腰,拱手行礼赔罪,“抱歉,在下……”

    “我不觉得是冒犯,你也不用道歉。”夏琬琰上前,一把拿过了他刚才放下的缰绳,牵着马往前走,“我说了呀,你早晚是我夫君,那我们就是夫妻。夫妻之间,这种事情就不要斤斤计较啦。”

    连城璧哑口无言,虽然,其实,好像根本就不是这样来算的。他跟上了夏琬琰的脚步,走在她的后面,目光就落在她的背影上。

    也许她说的是有道理的?他真的觉得自己对她有一种熟悉感,也有一种紧张感。明明他知道这位夏琬琰姑娘的武功不弱,根本就不会受伤,却还是时时地注意着她,生怕她哪里蹭到了伤到了一样。

    而且,他的身体似乎也对她很熟悉。就像刚才,他明明还有别的办法带她躲过去,偏偏他的身体比他的脑子更快一步,直接将人搂了过来。这样的动作实在是太过于亲近了,他有点……

    连城璧的右手不由得捻了捻,她的腰很细很软,她身上的味道也很香,是闻一下就忘不了的木樨香,仿佛能够从人的鼻子直通内心深处一般。这味道也很熟悉,仿佛是他闻过了无数次的味道。

    等一下,自己这行为,不就是登徒子?突然醒悟过来的连城璧黑了脸,在心里痛骂自己无耻,可是目光却又总是不由自主地落在夏琬琰的身上。

    半晌以后,连城璧彻底认命了,他确定了,自己就是个色胚子,不仅对人姑娘见色起意,还目光不正。

    出了城以后,连城璧又发现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现在是两个人,但是只有一匹马。所以他们现在难道是要共乘一匹马?

    夏琬琰身姿利落地上马,只是因为她穿的是衫裙,所以是侧坐的。她低头看着连城璧,“夫君你快着上来扶着我,我要掉下去了。”

    她当然不会这么容易掉下去的,只是她要给某个人一点机会啊。走出来的路上他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夏琬琰又不是个傻的,怎么会没有感觉呢?所以,她才要给某个人一点机会。

    这样想着,夏琬琰还刻意晃了晃自己的身子,好像要掉下去了一样。

    “小心。”连城璧翻身上马,双手握住了缰绳,也将夏琬琰整个人圈在了怀中,“小心别掉下去了。”

    “嗯。”夏琬琰笑着点点头,而后她的双手搂着连城璧的腰不放。“看,这样我就不会摔下去了。”

    连城璧的身子一僵,半晌开口说话,声音都艰涩了不少,“好,好的。那……那我们走?”

    夏琬琰点点头,“嗯呐。”她微微抬头,而后就看见了某个人有些飘忽的眼神和带着微微绯色的耳垂。啧啧啧,狗男人,你也有今天啊!

    话说绿茶的招式可真好用啊,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的夏琬琰觉得有趣极了,以后决定对着他多用用。嘻嘻嘻,就是玩儿!

    连城璧第一次带人骑马,还是用这样的姿势,整个人绷得紧。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前方,根本就不敢看怀中的人,好像看一眼就会将他的眼睛给烫伤一样。但是人在自己怀中,怎么可能不看就会忽略她的存在呢?

    她的温度,她的味道,全都告诉连城璧她的存在,根本就不可能忽视的。更何况她的双手还搂着他的腰呢,更难忽视了。

    忽然,夏琬琰将脸贴在了连城璧的胸膛上。这下子,是整个人都贴在他的身上了。

    “!!!”若不是连城璧武功好的,可能就要摔下去了。“你……你做什么?”

    “我觉得有风沙迷我的眼睛,”夏琬琰说这话的时候很是委屈,“我只是想找个挡风沙的方法而已。我打扰到你了吗?对不起。”虽然说着对不起,但是她却是没有要放开他的意思。

    “咳咳。”连城璧清了清嗓子,“没有打扰,你继续。”他就像是看不见她眼睛上戴的眼纱一样,就好像她真的会被风沙迷了眼睛。

    不可否认的是,在她贴过来的时候,他的内心深处涌出来的是开心和欢喜。连城璧想着,自己大概是真的彻底栽了。

    夏琬琰笑了,“嗯,多谢夫君,我就知道夫君对我最好了。”这些招式果然好用啊。

    连城璧虽然没有说话,却是坐得更直了些。

    闷骚男。夏琬琰在心里偷笑,记忆不存在了又怎么样呢,他依旧是他,没有改变过。

    两人就这样赶路,路上也不说话。只是他们之间却也不尴尬,似乎有温情在默默流动。

    途中需要饮马,连城璧骑着马来到了溪流旁。他先下了马,而后手放在了夏琬琰的面前,“下来的时候小心些。”

    夏琬琰原本已经伸出手了,后来却又把手给收回来了。“夫君,你抱我下马好不好?我有点怕摔了。”她的神情期期艾艾的,看着很是可怜的样子。

    如果她之前没有用了凌波微步,也没有利落地上马的话,这话倒是还有几分真实性。但是真实不真实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她想要听到这话的人愿意相信她,就足够了。

    果然,连城璧的脸上带上了些微的担忧。他双手抱着夏琬琰的腰,将人从马上抱了下来。“冒犯了。”

    “没有冒犯。”夏琬琰摇摇头,“反倒是我,要多谢夫君才是。”

    连城璧的眼神又飘了飘,“不用谢。”他该阻止她喊夫君的,但是又不想阻止。

    就这样,也许她以后就会改了。

    请牢记:最新,最快,全免费小说:博仕书屋<a href=&http://m.boshisw.com/& title=&博仕书屋&>www.boshisw.co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