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 [综武侠]我的夫君有问题 > 章节目录 第146章 第一百四六章 质问
    第一百四六章质问

    小五的满月宴算是完美地结束了, 有些人知道今天无垢山庄发生了一些事情,有些人不知道。但不管如何,面上都是一片和乐的。

    至于夏俊彦那里, 咳咳, 夏琬琰并没有成功地瞒过他。他一眼就看出来他们夫妻两个有事情瞒着他, 而且自己小妹的衣服配饰居然有一点不搭,这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是有什么打乱了原来的打算,而后才补上的。

    因为摔碎了一根玉簪,于是就换了一根类似的玉簪的夏琬琰:……大哥, 你要不要对女子的配饰这般清楚?她也就那么一根簪子不是一整套的而已!

    对此, 夏俊彦表示,家人(杨氏, 蓝氏和夏家姐妹)都对这些很有研究, 他就多看了两眼而已。

    夏琬琰:差点忘了,我哥可是京城有名才子来着的。不好意思啊, 嫁人以后意外状况太多了, 愣是给忘记了。

    还好夏俊彦对于江湖的事情没有了解彻底, 所以他并不太明白今天不请自来的人有多么厉害。在他看来, 他的妹夫有这么多江湖上的武林高手给面子,还有李大人(李寻欢)和顾大人(顾惜朝)的由衷钦佩, 他妹夫一定是很厉害的。

    既然这般厉害, 赶走小蟊贼自然不是难事了。

    晚上, 换了亵衣的夏琬琰靠在床头,看着正在换衣裳的连城璧。“幸好大哥不太知道江湖上的情况,否则我们可就露馅了。他要是回去告诉了爹娘,唉, 他们肯定都要担心的。”

    连城璧脱了上衣,转过身来看着她,笑着说道:“难道阿琬不是害怕会被岳父大人说教吗?”

    “……”夏琬琰哀怨地看着连城璧,“夫君,有一句话叫做看破不说破,大家朋友还有得做。”

    她是害怕家人会担心她,但是也害怕爹爹会说教没有错。她爹,前前任国子监祭酒,前任太子太师,现任刑部尚书,最会的是什么?不是处理朝政,也不是审案断案,而是说教。

    他要是真的认真起来的话,皇上都只能够败退。她这个当女儿的,也实在是是消受不起这份“关爱”啊。

    连城璧将准备换上的亵衣丢在了一边,走到了床边,弯下腰来看着她,“阿琬方才说我们是什么?朋友?”他一手抬着夏琬琰的下巴,一手搂着她的腰,吻上了她的唇。

    直到里里外外都沾染了他的气息以后,方才把她放开,“有这样的朋友?”

    夏琬琰被亲的七荤八素的,整个人还有些晕乎。她的手搭在连城璧的肩上,“没……没有。”

    连城璧轻笑一声,“阿琬说错了,那是不是应该赔偿我?”

    “啊?”夏琬琰还有点晕,没有能够反应过来。

    连城璧笑笑,那么他就当做她已经同意了。

    于是,在夏琬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人按在了被子里了。

    次日天亮,夏琬琰根本就不愿意看连城璧一眼,把自己整个人都裹进了被子里面,躲在了床的最里面。

    咳咳,其实她也不是不愿意看到连城璧,而是不好意思看到他。说好的古代人都很含蓄呢?骗纸啊!

    虽然昨天晚上他觉得她的身子还没有彻底好,没有做到后面,但是该做的也都差不多了。最可恶的是,他……

    夏琬琰是没有多少奶..水的,根本就不够小五吃,所以才会请了奶.娘。但这并不代表她完全没有,给小五偶尔吃个点心还是够的。结果,昨天晚上完全便宜小五他爹了。

    啊啊啊,这个人怎么那么可恶,还说应该加点蜜糖。加个鬼的蜜糖啊,她恨不得把连城璧用糖腌了。他怎么那么不知羞啊,还一脸一正言辞的说既然不够小五吃,那就完全不给了,免得以后小五闹起来。

    特喵的不要以为她不知道,分明就是他自己想要抢小五的口粮!!!这个男人,越来越狗了!!!

    “阿琬。”连城璧轻轻地怕了拍被子,“你不觉得闷得慌吗?”

    “不!”

    “那你不吃饭了?”

    “不!”

    “哦,对了,小五被宫九抱走了,说是要带去练武。”

    夏琬琰噌的一下就从被窝里面出来了,“什么练武,小五才满月,练什么呢?”

    连城璧轻描淡写地说道:“哦,我刚才没有说完整。小五被宫九抱去鱼池看鱼了,他说了以后带着小五练武,他会当一个好哥哥的。”

    “……”夏琬琰死鱼眼,啊啊啊,她就说了,这个男人实在是太狗了。

    连城璧轻笑了一声,将人抱在了怀中,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好了好了,昨晚是我不对,阿琬莫要和我生气了,好吗?”

    “哼!”夏琬琰用一个气音作为回答,表示了她坚决不搭理他的决心。

    连城璧却是突然就声音低落了下来,“阿琬,我只是昨天被吓到了。抱歉,我知道我有些过分,可我实在是忍不住,想要确定阿琬你就在我的身边。”

    夏琬琰一听顿时就心软了,她想到他在自己被换魂以后一直都没有什么安全感,总觉得她会消失,一直紧迫盯人。她好不容易才让他放松了些,结果玉罗刹突然的袭击让他又被打回原形了,说不定还会更加严重。

    想到这里,她不仅心软,还心疼。夏琬琰反手抱着连城璧的背,头搭在他的肩上,“夫君,我一直都在的。”

    在夏琬琰看不到的方向,连城璧的嘴角上扬,眼底带着笑意。他的阿琬总是这般心软,他就是喜欢看她对自己心软的样子。

    咳咳,也幸好夏琬琰现在是看不见,不然说不定就要真的暴起了。

    只能说狗男人就是狗男人,是怎么都不会改的。

    另一边,无垢山庄的客院里面,王怜花看着和珍珍玩得正开心的宝儿,眉眼也温和了不少。现在还是两个小团子的她们,所谓的一起玩其实就是躺在一起,然后咿咿呀呀的说一些大人听不懂也许她们自己听得懂的婴儿语。时不时的还用各自的小肉爪子碰一碰对方,然后继续咿咿呀呀的。

    王怜花伸手摸了摸宝儿的小胖肚子,笑着说道:“你倒是比你爹更为讨人喜欢。”

    要不是如此的话,东方不败那个家伙敢把宝儿放在他这里一整个晚上,都第二天了还没有回来把孩子抱走,他说不定就又要想点什么“好玩”的主意了。

    说起来,也不知道东方不败是不是找到玉罗刹了。唔,应该是找到了,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他们两个人打起来了吗?东方不败有没有把玉罗刹打死呢?哎呀,要不是为了他的珍珍,他可真是想要跟着去瞧瞧呢。

    王怜花觉得,那个场面一定非常有趣。

    宝儿的小肉爪子碰了碰珍珍,“啊,咿咿呀。”

    珍珍的小肉爪子也碰了碰她,“呀咿呀,啊!”

    王怜花回过神来,看着两个小崽子。“不知道,总有一种你们在说我坏话的感觉。”

    就如同王怜花所料,东方不败的确是找到了玉罗刹,只是他却是在天快亮的时候才找到了他。而且,还是玉罗刹自己愿意被他找到的,否则东方不败即便是发动整个日月神教的人,也无法在一夜之间找到他。

    这个人能躲得很,这一点,他早就领教过了。

    “玉罗刹。”

    玉罗刹回过头看着东方不败,笑了,“东方,你很生气呢。”看他这气呼呼的样子,多有趣啊。他平生最是喜欢有趣的人了,东方不败就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他的经历,他的性子,全都很是有趣。

    “为什么要对连夫人动手?”东方不败不是很生气,他是已经要冒火了。他这个人的性子就是这样的,将人划分为两种,一种自己人,一种外人。

    被他划分成自己人的人,东方不败会一直护着,旁人动都不能动,否则别管对他多有用,都会被他处置了。被他划分为外人的人,若是有用的话他还会虚伪一二,没有用就忽视或者弄死。

    对日月神教的人,东方不败一向都是这样做的。否则,放出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愿意跟着他反了任我行了。而恰好,夏琬琰就被他划分在自己人的范畴里面。

    而如今,玉罗刹伤了夏琬琰,东方不败自然是不能忍的。他把宝儿交托给王怜花以后,就跑出来了,为的就是要一个交代。

    玉罗刹笑了,那张脸上绽开了笑容,满目生辉。“我就只是想要看看你对着我这般生气的样子,很生动,很好看。”

    他其实只是对于夏琬琰有好奇心,毕竟她一个官家出身的女子竟然能够让东方不败另眼相待,他便觉得很是有趣。这一次刚好路过姑苏,就干脆过去看看了。只是没有想到,差点被留在那里。

    啧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当真是厉害。

    虽然在心中这般感叹,但是玉罗刹根本就没有什么害怕的感觉。他只是不想死所以才逃走了,但并不代表他怕死。没有意义的死,没必要。

    “你脑子有病就去治,我让平一指给你开颅!”东方不败自认为自己不是个正常人,但是眼前的人更加不是个正常人。

    玉罗刹微微挑眉,“如果他做得到,那也行。”

    东方不败心头的火被他压了下来,“玉罗刹,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勉强也算是有交情。不过如今看来,你是非要和我过不去了。”说着,他手中的绣花针就飞了出去。

    “原来我们就只是勉强吗?”玉罗刹接住了绣花针,一脸的落寞,“真可惜。”

    表情那么假,可惜个屁!东方不败暴躁。

    请牢记:最新,最快,全免费小说:博仕书屋<a href=&http://m.boshisw.com/& title=&博仕书屋&>www.boshisw.co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