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 [综武侠]我的夫君有问题 > 章节目录 第115章 第一百一五章 偷溜
    第一百一五章偷溜

    皇上笑了, 他单手撑着脸,玩味地看着叶孤城,“怎么?朕对你并无杀意难道不是一件好事?”

    “爱恨皆有由来。”

    “说的也是。”皇上做认真思考状, 片刻后说道:“大约是因为你的痛苦让朕的太子时期过得轻松了不少, 看在这个份上,朕并不想杀你。”

    “嗯?”听着他的话, 即便是叶孤城,神情都不由得诡异了起来。“我和你, 今日方才第一次见面。”

    “的确如此。”皇上点头, “只是朕年少时很是不喜欢读书, 喜欢宫外的世界,时不时就想要偷跑出去。父皇告诉我,前朝的最后一个血脉过得才叫做惨, 不是读书就是练剑, 一日都未必有两个时辰的睡眠。朕当时听了大为感动, 有人如此辛苦,朕三个时辰的睡眠和一个时辰的玩乐似乎也不算辛苦了。”

    “……”

    “……”

    “……”

    皇上的理由一出来,不仅是叶孤城觉得无言以对, 房梁上的连城璧和夏琬琰也是一样的。尤其是夏琬琰,她都在脑海中想了无数个皇上对于叶孤城网开一面的理由,从宽仁版本到狗血版本,应有尽有。

    结果呢?理由就这么的离谱的吗?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我看到你不开心,看到你受的苦比我多,我就开心了?拜托了,你是皇上,一国之君,理由能不能够稍微高大上一点?

    一直都很随心的皇上从来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问题, 但是看到叶孤城空白的表情的时候,笑得很是开心。他的笑声充满了整个御书房,房梁上的灰尘都要被震下来了。

    咳咳,当然了,房梁上其实没有灰尘的,只有两个人。

    叶孤城沉默地看着坐在椅子上的人良久,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怎么是这么一副德行。半晌,他开口说道:“叶家血脉不是只有我,我还有一个堂弟。”

    皇上说道:“朕知道,叶孤鸿,不过他不是你家远方堂弟吗?除了姓叶,和你家的关系也不大了,否则也不会去崇拜西门吹雪。”

    “叶家乃是前朝血脉,你当真不在乎?”叶孤城的目光如电,“你要知道,我的身份若是振臂一呼,自然会有那些投机取巧者跟随,想要反了你这大明朝。”

    “无所谓咯。”皇上笑笑,“反正朕这皇位天天有人反,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步不少。喏,那边还躺着一个想要替代朕的人呢。只要都压下去了,那就不是问题,不是吗?”

    他一向都很大气的,别人要造反就造反,他不介意的。当然了,他派兵镇压的时候,也希望那个人不要介意就是了。

    叶孤城将手中的剑收归剑鞘之内,“我父亲的确想要造反,但是我不愿意。你适合皇帝,而我适合江湖。”说罢,他就准备离开了。

    “来都来了,先别走啊,我们来聊聊天啊。”皇上见他要走了,赶紧出言挽留,“朕也不是好奇,就是想问问,你几岁破的童子之身啊?当初父皇一直催着让朕大婚,可是朕没有兴趣,他就拿你来说朕,说你比朕厉害多了。唉,你别走啊,说说啊。”

    他眼看着叶孤城彻底从御书房消失,无奈地叹气。“朕就是问问,不说就不说,跑那么快。唉。”

    这一声叹息之中,真情实感地夹杂了许多的遗憾和可惜。

    “……”房梁上的夏琬琰真的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皇上,你是一国之君啊,要点形象啊喂!

    “皇上!”

    “皇上!”

    “皇上!”

    此时从御书房外传来了一些喊声,有人破窗而进,有人从大门冲了进来。他们都很担心皇上的安慰,只是在看到御书房中的情形的时候,都不由得有些沉默。

    “陆小凤,”西门吹雪看着破窗进来的陆小凤,“你不是说叶孤城在这里吗?”

    陆小凤也有点蒙圈,“按照常理而言,他应该是在这里的。”否则的话,那个假的叶孤城为什么会在太极殿?自然是因为真的叶孤城有事情做啊。

    诸葛正我却是看到倒在地上的守卫和另一个穿着龙袍的人,满是惊讶地问道:“皇上,您没事?”

    “朕好得很。”皇上在他们进来的一瞬间就已经坐直了身子,“叶孤城从逆臣贼子的手中保护了朕,方才已经离开了。”

    “???”

    “???”

    “???”

    不是,皇上,你刚才说的是什么,再说一次?叶孤城保护了你?他不是跟着南王父子来造反的吗?在场的人全都是一脸蒙圈,也就西门吹雪的表情好一些。

    咳咳,也可以说是因为西门吹雪没有表情。

    西门吹雪见叶孤城不在,便也转身离开了。他此来是要和叶孤城比试的,可是他不在,他也就不必留在这里了。

    陆小凤看到西门吹雪就此离开,有点尴尬地和皇上解释,“皇上,西门他只是……”

    皇上笑笑,“无妨无妨。”身为一个皇帝就是要心胸宽广,他很宽广的。嗯,绝对不是因为他觉得西门吹雪生得不错,绝对不是。

    身为一个看到应试举子样貌出众,就把人点成了探花的皇帝,这话真的是没有半点说服力。毕竟,李寻欢和顾惜朝就是例子。

    “皇上,南王世子要如何处置?”看着躺在地上的南王世子的样貌,诸葛正我一瞬间就明白了这对父子打的是什么主意。他们八成以为能够无声无息地把人给换掉。

    简直可笑。

    “嗯,那就交给……”

    “咚!”陆小凤敲晕了逃跑的王安,对着看过来的重任笑笑。“他想偷溜,我阻止他而已。”他真的没有要打断他们说话的意思,真的没有。“说起来我好像还有事情要做,皇上,诸葛神侯,就此告辞。”

    抱了拳行了礼,他也赶紧跑了。开玩笑,处理朝政这中事情他留下来旁听作甚?还是赶紧跑比较好,免得又带出来许多麻烦。

    “也跑了,唉。”御书房中就剩下诸葛正我和他的三个徒弟,皇上也不端着了,马上又歪着身子靠在椅背上,一点皇帝的形象也没有。“朕还想着问问他们一些江湖上的事情呢,可惜。”

    诸葛正我等人对于皇帝的行为视而不见,反正他在私下一向如此,他们也奈何不得,还是当做没有看到会比较好。

    诸葛正我说道:“皇上,您若是想听,可以让无情为您讲述一番。”

    皇上和无情对视了一眼,同时转开了视线。“算了,他说书干巴巴的,朕可不困,不需要他来助眠。”

    无情低着头不说话,世叔又把事情推到他身上,幸好没有成功,不然他又要一身的麻烦了。

    皇上又叹了一声,“王安和其他追随南王父子的人就交给你们神侯府了,务必要他们交代出余党。尤其是那些跟着捣乱的江湖人,也都不能够放过。至于南王父子便交由三司会审。”

    “是,皇上。”

    “皇上,夏尚书和顾员外郎求见。”外面被打晕的当值太监也清醒了过来,他一醒过来就是开始尽职尽责地工作了。

    皇上一听,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诸葛正我师徒几个对视一眼,立马说道:“臣这便去审问王安和那些余党,告退。”说完他们就都跑了,铁手还记得要把地上的王安给拖走。

    三人溜得飞快,给皇上留下了一片“清净地”。

    “皇上,夏尚书求见。”等候在外面的夏尚书没有要离去的意思,倒是顾惜朝,见着这里面已经没有危险了,也就不准备跟着进去见皇帝了。毕竟这个时候,还是能够躲远一点就躲远一点。

    像神侯府的人一样,他们就很聪明,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

    当值太监再次响起来的声音让皇上知道,他不能够当做没有听见,否则外面等着的人会一直等着的。然后他还会让当值太监一直通传,直到自己同意他进来。

    皇上无奈地开口说道:“宣。”

    夏尚书走进了御书房,“参见皇上。”他朝着皇上行礼,没有半点敷衍。

    “夏卿家请起。”皇上的声音似乎有点抖,又似乎没有。

    房梁上的夏琬琰一脸绝望,啊,她爹要开始了。

    连城璧倒是有些奇怪,为何阿琬和那个皇帝的表情都如此奇怪呢?在一炷香以后,他就明白是为什么了。他看着夏尚书,他像是念经一样在说皇帝不可以身试险,简直就是一中天大的折磨。

    夏尚书还不是单纯的一些同样的话车轱辘一样来回转,他是几乎就没有重复的,一直在说一直在说。椅子上的皇帝看起来已经灵魂出窍了,可是夏尚书却依旧是精神满满的样子。

    看起来,他似乎要和皇上硬杠到底了,一副务必要让皇上知道自己错误的样子。明明一开始只是说让叶孤城和西门吹雪在太极殿比武,谁知道后来就变成了南王世子闯入御书房想要取而代之。

    如此这般危险的事情,他就不信皇上半点不知情,他肯定也知道。这中行为,才是更加不可原谅的!这样一想,夏尚书说话的声音愈加铿锵有力了起来,怎么都不像是半夜临时起床敢来皇宫的人。

    到了此时,连城璧才明白以往的夏尚书对他是有多嘴下留情。若是岳父使出全力,他大概也是头疼不已。毕竟打不能打,骂不能骂,还不能回嘴,憋屈。

    不过现在受苦的是皇帝,连城璧倒是有看戏的心情。

    至于夏琬琰,她已经两眼放空了。好久都没有感受到她爹的战斗力了,就算不是说她的,也很恐怖啊。

    要命!

    请牢记:最新,最快,全免费小说:博仕书屋<a href=&http://m.boshisw.com/& title=&博仕书屋&>www.boshisw.co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