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 [综武侠]我的夫君有问题 > 章节目录 第90章 第九十章 剑谱
    第九十章剑谱

    “啊!”林平之从梦中醒来, 额头满是虚汗,眼底的恐惧犹如实质。他抬头看了一眼,现在还是半夜, 他在福威镖局的房间之中。他知道的,他和爹娘被人给救了。

    可是梦中的恐怖场景让林平之没有办法安心, 他下了床, 走到了林震南夫妇的房间门口。他听着里面传来的两个呼吸声, 心中的恐惧和后怕才放松了一些。只是他没有回房间, 而是干脆就坐在了门口。

    他知道自己回去也是睡不着了,不如就这样听着他们的呼吸声,反倒会让他更安心些。

    林平之抬头看着天上发出清冷的光的月亮,那张俊秀的脸上满是复杂的意味。离他福威镖局被灭也不过就是几日的功夫而已,他从余沧海的手中逃脱,甚至都没有能够离开福州城太远。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 他感觉这件事情似乎都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只是, 看着福威镖局的叔伯们被杀的痛苦和绝望, 依旧在他的心中清晰不已。

    如果, 他当初有阻止那些人的能力就好了。

    “平儿。”身后的门被打开了,林平之转头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林震南和林夫人。

    “爹, 娘,你们怎么不睡了?”林平之站了起来, “是不是我吵醒你们了?”

    林震南摇摇头, “不是的, 我和你娘其实也没有睡着。”比起之前的日子,今晚的安眠就像是一场梦一样。他和夫人都不敢入睡,就怕这真的只是一个梦。

    他们两夫妻死了倒是无所谓,只是可怜了他们的儿子, 要孤零零一人在这人世间,他们哪里舍得呢?只是没有想到,林平之也没有睡着。

    林平之对着林氏夫妇笑了笑,“爹,娘,你们还是去休息。我就是在这里坐一坐,也很快就回去休息了。”

    林震南看着现在的林平之,想着往日虽然关心他们夫妇但却还是带着孩子气的他,心中大痛。若不是他没有本事,哪里会叫他变得这么多呢?“我和你娘也睡不着,干脆就一起。”

    他坐在了门槛上,和之前林平之的姿势一样。林夫人也是,坐在了林震南的旁边。

    林平之愣了愣,而后坐在了他们夫妇的中间。他一手挽着一个人的胳膊,安心的感觉填满了整颗心。

    林家三人就这样坐着,一起静静地看着月亮,也不言语。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发现前面似乎有动静了。这些日子的经历让他们有点风吹草动就惊惧不安,若不是知道连家护卫就守着整个福威镖局的话,他们现在都要跳起来逃跑了。

    没过多久,有连家的护卫过来回话。“林镖头,林夫人,林公子,神侯府的两位捕头到了。庄主请三位过去。”

    “好,我们这就过去。”林震南听见是神侯府的人到了,安心了。

    林平之却是拽住了林震南,“爹,我们要去见神侯府的捕头,还是换一身衣裳。”他们一家三口现在的样子,若是出现在客人面前,那都是失礼的。

    林震南也回过神来,“平儿说得对。”

    铁手和追命在福威镖局的前厅候着,他们喝着无垢山庄的人端上来的茶点,恍然之间都以为他们是在无垢山庄,而不是在福威镖局。只是鼻间若隐若现的血腥味告诉他们,这里不是无垢山庄,而是在不久前被杀了一百多口的福威镖局。

    追命比铁手有见识,他也就愣了一下,就开始安心地享受茶点了。他和铁手一路赶来,肚子里面还真的是没有多少存货了。他就说连家夫妇最是体贴了,还知道给他们送上扛饿的茶水点心。

    他喝了一口茶水,微微惊讶,“这不是茶?”

    一旁候着的人笑着回答道:“回捕头大人的话,夫人吩咐了,此时用茶水对身子不好,擅自换了热饮。若是捕头不喜欢,也可以换的。”

    追命摇摇头,“不必不必,这样就很好。”哎呀,他就说了嘛,连家夫妇是最体贴的。

    咬着点心的追命美滋滋的,已经忘记了自己几个时辰前还在腹诽他们神侯府的工作变多,有连家夫妇的功劳在。咳咳,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嘛。他可是拿了他们夫妻赏银,又吃了他们夫妻送来的茶点的。

    铁手小声地在追命耳边说道:“我们这样,合适吗?”

    “合适合适,非常合适。”追命安慰铁手,“二师兄你就放心,连庄主连夫人只是热情待客而已,没有什么旁的原因的。”

    “哦。”铁手点点头,也端着茶杯吃着点心了。还真别说,这一两口下去,感觉一路赶路的辛劳都散去了好几分。

    这边是美滋滋的了,可是夏琬琰却是不太开心。因为她是睡到一半被连城璧从被窝里面挖出来的,现在还困着呢,又怎么会开心呢?于是,她就不由得嘟着嘴,看着像是个在赌气的小孩子一样。

    连城璧瞧她这样子,不由觉得好笑。“都已经换好了衣裳了,还生气呢?”

    “哼!我明明睡得好好的,你把我挖起来作甚?”夏琬琰恶狠狠地瞪着连城璧,难道不知道扰人睡眠天打雷劈的吗?要不是这个人是自己男人的话,她就……

    咦,等等,好像就是因为他是自己男人,所以这种行为就更加是罪加一等了啊。于是,夏琬琰用自己觉得更为凶狠的眼神瞪着连城璧。

    只是她现在蒙着眼纱,杀伤力实在是没有多少。

    连城璧好笑地亲了亲夏琬琰的嘴角,“好了,是为夫的不是。但是你现在都起来了,就随我同去?”说着,就拉着她往外走。

    “你有古怪。”夏琬琰微微眯了双眼,“为什么非要让我跟在你身边?现在有没有王怜花跟着我们,你不用时时刻刻都看着我的。”

    虽然这个男人有的时候是真的很狗就是了,但是他却不是一个会为难她的人。虽然说神侯府来人,他们的确要去迎接,但是女主人不出面却也是无妨的。可是连城璧却还是强硬地把她从被窝里面挖出来了,还非要她跟着他。

    这里面,绝对是有问题的!

    连城璧勾唇,“我家阿琬就是聪慧。”

    “我自然是很聪慧的,不必你夸……嗯?”夏琬琰猛地反应过来了,“什么意思?我们被人跟着吗?”

    连城璧点头,“从我们救下林家三口的时候,就有人在远处跟着我们了。虽然那人的武功很高,也隐藏得很好,但还是叫我发现了。现在情况不明,敌我不分,还是小心注意一些为好。”

    若是之前的连城璧的话,未必能够发现。可是他自从解决掉走火入魔的隐患以后,因祸得福,功力更胜以往,自然就觉察到了那人的存在。

    夏琬琰惊讶不已,“从树林那里就跟着我们了,该不会是想要林家的辟邪剑谱的人?”

    难道是派了女儿徒弟在福威镖局附近伪装的岳不群吗?不对,岳不群的武功也没有多好,至少比起她夫君,实在是差得远呢。若是岳不群跟踪他们的话,连城璧根本就不需要这样谨慎,直接将人收拾了就算了。

    唉,说起来也是麻烦。如果她穿的只有一本书就好了,那么排除一下说不定还能够知道到底是谁。但是现在,好家伙,好几本书合在一起呢,她想要排除都排除不了。

    高手实在是太多了,谁知道会是哪一本书的哪一个高手窜了过来呢?

    连城璧说道:“也许。阿琬无需担忧,我既然能觉察那人的存在,自然不会叫那人的心思得逞的。”

    他解释了以后,夏琬琰因为被打扰睡眠的小小起床气也都消失不见了。她点点头,“我当然是相信夫君的,我一点都不担心。”

    连城璧也笑了,眼底都带上了笑意。

    两人快要到前厅的时候,就看到了林震南三人在岔路口等着他们。

    连城璧一眼就知道他们为何会站在这里,他笑着说道:“林镖头,林夫人,林公子,我们过去。”

    不过是因为他救了他们,所以心有依赖罢了。若是以往,他是不耐烦管这些的,在这江湖中可不是谁无辜了谁就会过得好。从来都是弱肉强食,谁强横了谁过得好。林家的确是惨,但是比他们更惨的也不是没有。

    他若是全都插手到底的话,自己的事情也都不用做了。可是他的阿琬心善,见不得无辜者下场凄惨。于是,连城璧便只能够看见一个就插手一个了。

    反正,这其实也是哄阿琬的一种,只是不是拿珠宝首饰来哄她而已。看,他的阿琬现在不就开心不已吗?

    夏琬琰开心是因为她觉得连城璧其实黑化得也不算多,还是很有救的。看,他在帮助林家的事情上多尽心啊。她就知道,她家男人其实不是什么黑化的大反派,是一个好人来着的。

    虽然他的好隐藏在了表面的温和以及黑化的内心之下,但是他的的确确是一个好人来着的。

    造孽啊,要是她知道连城璧的真实想法,大概就要来一个靓女无语了。

    “好。”林震南三人听见连城璧这样说,果然就安心了不少。

    而此时,那个一直跟着连家车队的红衣人就在福威镖局对面的一个屋顶上坐着。他敛了气息,似乎和周遭都融为一体了。他看着连家的人进了福威镖局,又看着铁手追命也进了福威镖局。

    可是他还是坐在屋顶之上,没有动弹。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想做什么。

    请牢记:最新,最快,全免费小说:博仕书屋<a href=&http://m.boshisw.com/& title=&博仕书屋&>www.boshisw.co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