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 [综武侠]我的夫君有问题 > 章节目录 第88章 第八十八章 小尾巴
    第八十八章小尾巴

    “嗯?”夏琬琰眨眨眼, 事情的发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他们只是在救人?为什么变成了变相抢劫?

    对的,在她看来,这种收了人家的家产来保护别人家的事情, 其实就跟变相抢劫差不多了。但是说起来,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无可厚非, 毕竟还有余沧海这种灭人全家的操作呢。

    虽然,她根本就不想要就是了。

    连城璧说道:“无垢山庄不需要林家的家产。”

    林平之一听就着急了,“连庄主,我林家虽然只是一个镖局,但是多年下来的积累也不算少了。还有我家……”他下意识看了林震南一眼,却不敢去看他的眼神到底如何。“我家有一本剑谱,虽然我也不知道在哪里, 但是据说很厉害,余沧海就是想要那般辟邪剑谱,才会对我们三人穷追不舍的。这辟邪剑谱,平之也愿意给连庄主,我是心甘情愿的。”

    事到如今, 林平之想要的真的不多, 只要他们一家三口平安就好了。若不是福威镖局其他的人都已经被杀殆尽了, 他也会救下他们的。现在, 能够保住三条命就已经不错了。

    夏琬琰突然就笑了,“林公子, 我们真的不需要你家的东西, 不管是财产还是剑谱,我们都不需要的。救下你们也只是路见不平而已,不必这样战战兢兢的。”

    她其实还是蛮同情林平之的,从一个备受宠爱的富家少爷变成流落江湖的小可怜, 父母惨死,被人骗被人打被人害。虽然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江湖人觊觎那一本辟邪剑谱,但是一开始余沧海给出的原因却是因为余沧海的儿子余人彦。

    林平之给改装打扮的被欺负的岳灵珊出头,而后误杀余人彦,于是导致了福威镖局被灭门。他一开始存活下来的时候,心中也是痛恨自己当初为人强出头的?明明他没有错,却叫他家破人亡。

    总之,夏琬琰真的觉得林平之就是个小可怜。

    “不要吗?”林平之喃喃低语。为什么不要呢?他们这些日子以来受的苦,为的就是那本剑谱啊。可是他现在拱手奉上,却不要的吗?“所以救人没有错吗?”

    若不是他为了救人,就不会连累了福威镖局的叔叔伯伯们;若不是他为了救人,就不会给余沧海一个理由对福威镖局下手。结果,救人是没有错的,他救人,也被人救了。

    “豺狼要吃你,难道会因为旁的原因就不吃了吗?”

    林平之恍然大悟,是啊,就算是没有余人彦这个理由,余沧海他们也不会放过林家的。一开始余人彦会出现在福州,不就是因为觊觎林家的辟邪剑谱吗?

    “连庄主,连夫人,平之是真心想要将东西奉上的。”林平之这下反而更为坚定了,“我们实在是护不住,除了招来杀身之祸,再无其他用处了。现如今我什么都不求,只求无垢山庄庇佑。”

    连城璧和夏琬琰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而后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连城璧说道:“报官处理,余沧海私自杀害良民,福威镖局上下百多口的性命,大明律之下,必定是要身首异处的。”

    夏琬琰跟着点头,“你若是愿意将一半家产奉给皇上的话,派兵剿灭也不是什么难事的。”

    之前在太原的时候,也不知道她爹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态,将皇上的性子好好地给她分析了一番。于是夏琬琰发现了,这位明明是本地土著的皇帝,居然比现代人还要讲究实用性。

    在这位皇上的眼中,那些什么面子随随便便搞一搞就好了,只有拿到手的实际利益才是最重要的。他虽然赖皮又跳脱,但却是真心为大明好,为百姓谋福祉的。

    咳咳,夏琬琰觉得她爹一定对于当初教导还是太子的皇上有怨念,不然也不会说他赖皮了。

    总之,她认为,打动皇上让他派兵剿灭本就犯法的青城派并不是什么难事。而且青城派里面的那些人,犯法严重的肯定就是一一处理,轻点的就是作为劳动力了。

    至于无罪的,那自然是无罪开释了。

    “啊?”林平之长大了嘴巴,一脸的傻样,“报官?皇上?”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耳朵好像出问题了呢?

    夏琬琰却是笑着说道:“你没有听错,身为大明子民自然是要遵纪守法的。你放心,朝廷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连城璧却是微微皱眉,“福威镖局出事的事情,你我不过是经过这里都能够得知,当地官府不可能不知道。也许,是在装聋作哑。”

    “那就更好办了呀。”夏琬琰右手成掌,微微拍了拍自己的左手掌心,“林公子,不知你可听过神侯府?相信我,神侯府的人不仅会保护你们,还可以将此事上达天听。对了,那本辟邪剑谱,虽然我无垢山庄不要,但是皇上可以要。他那里,有许多合适练的人。”

    刚刚被连清解开了穴道的林震南震惊地看着夏琬琰,“连夫人,你……你知道辟邪剑谱的其中奥秘?”

    “额……”夏琬琰眨眨眼,下意识地看了连城璧一眼,而后对着林震南笑笑。这个她不好当场说出来,否则的话岂不是揭破了林家的由来吗?这样不太好。

    林平之疑惑,“爹,什么奥秘?”

    林震南看着一旁狼狈不已劫后余生的夫人,再看看自己这个在短时间内收紧了苦头的宝贝儿子,咬了咬牙。“辟邪剑谱需要一个特殊的方法才能够练成,否则根本就没有用的。”

    什么家业,什么剑谱,什么祖宗遗训,他都不要了。他们护不住这样的东西,除了招来灾祸,什么好处都没有。他身为人夫不能保护妻子,认为父亲不能保护儿子,身为镖头不能保护兄弟。活生生的人都护不住,要一本破剑谱作甚!

    林平之问道:“什么方法?”

    “欲练此功,必先自宫。”林震南的脸上带着一些难堪,“正是因此,我不能练辟邪剑谱,武功也就比不上先祖。”

    林平之的脸上满是震惊,他曾经还埋怨父亲为何不将真正的辟邪剑谱拿出来练成,将那些人打杀了。而如今才明白,不是不练,而是不能练。

    “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不妨换个地方。”连城璧笑着说话,“林镖头,林夫人,林少爷,我们此行出来轻装简从,怕是要委屈你们坐丫鬟的马车了。”

    林震南说道:“连庄主说笑了,您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还愿意带上我们离开,已经是天大的恩德了,哪里就委屈了。”

    一旁的林平之扶着林夫人,一个劲儿地点头。

    “尽然如此,我们就离开,找个落脚的地方休息。”

    “连庄主,”林平之看了一眼被打败的余沧海,“他们要怎么办?”

    连城璧看了余沧海那些人一眼,“自然是带上。阿琬,你先上马车,让裁云绣雨来陪你,我骑马。”车队之中只有另一辆坐着裁云绣雨的马车了,现在她们让出来,自然只能和她一起了。

    夏琬琰点点头,上了马车。路途劳累,她的确是想找个地方歇歇了。马车布置得再好,也还是比不上床的。

    连城璧回过头给了连清一个眼神,示意他将事情处理了。

    连清会意,将余沧海等人的丹田全部废了,还将他们的手筋脚筋也都一起废了。虽然带着一些废物是比较麻烦,但是也会比较安心。有夫人在的地方,就要将所有的危险都处理干净。不论是人还是物,他都已经习惯了。

    林震南和林夫人不由得心惊不已,刚才看着这位连庄主很是温文儒雅,不像是个剑客反倒像是个世家公子。他们还在想这样的人物实在是世间少有,也只有无垢山庄才能出此人物了。

    可是现在这样一转眼,他就下令将余沧海等人全都给废了。这态度的转变,叫他们都有些反应不过来。而且,连城璧面上的神情片刻都没有变过,就好像这件事情无足轻重一样。

    林夫人看了一眼夏琬琰所在的马车,她看得分明,连夫人进到了马车以后,连庄主才示意护卫废了余沧海他们的。所以,他是不想要连夫人看见那些血腥吗?

    倒是林平之,见到这一幕却是双眼发亮。他觉得连城璧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解气了,他早就想要叫余沧海生不如死了,可是他没有这个本事。而现在,连城璧轻描淡写就叫人做成功了,叫他心向往之。

    若是他也能如同连城璧这般武功高强就好了,那么他也就不用害怕别人,不用被人欺负,不用四处逃跑,还可以保护爹娘了。虽然林平之没有见过连城璧出手,但是他的护卫都这样厉害,他能不厉害吗?

    一行人就这样离开了树林,除了地上留下的点点血迹,什么也没有留下。若不是这些血迹,这里似乎和之前毫无差别。

    只是,从一棵树顶上翩然而下一人。他一身红衣,脸上戴着一个面.具,瞧不见他的神情和样貌。

    “无垢山庄,连城璧。林家,辟邪剑谱。”红衣人轻笑了一声,声音很是嘶哑,颇有些吓人。他运起了轻功,跟上了车队。他的武功高内力高,自信并无人能够发现他的存在,就这样当上了连家车队的小尾巴。

    车队最前方的连城璧却是回了头,仿佛是察觉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察觉。他的目光落在了夏琬琰的马车上,眼底的光变得柔和下来。

    请牢记:最新,最快,全免费小说:博仕书屋<a href=&http://m.boshisw.com/& title=&博仕书屋&>www.boshisw.co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