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 [综武侠]我的夫君有问题 > 章节目录 第78章 第七十八章 伪装
    第七十八章伪装

    这么多年以来, 诸葛正我见过许多人,他自认为这双眼睛还没有老,还能够看得清人心。在他眼前的连城璧是带着伪装的, 他的真实面目和表现出来的不一样。

    只是诸葛正我也不认为伪装是一件坏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只要不伤害到旁人,一切都无碍。是以, 尽管他看到了连城璧身上不一样的东西, 但是他却没有说破。

    不过, 他还是将连城璧这个名字给记在了心中,提醒自己他是一个需要注意的人。因为有身上有这样黑暗味道的人, 比起他人会更容易失控。

    但愿他们没有对上的一天, 诸葛正我还是挺喜欢这个晚辈的。

    连城璧笑笑, “诸葛先生谬赞了。”此前他对于神侯府也是有所图的, 现如今却没有了。

    他的阿琬胆子小,他可不想弄出那般多的腥风血雨叫她觉着害怕了。尤其是,害怕他。至于往后要如何, 那自然还是要随着他的心意来的。

    诸葛正我也跟着笑笑, 倒是和他闲聊起了旁的东西。

    夏琬琰看不太懂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暗流汹涌,只是她知道连城璧身上有问题,所以就一直提着心。见他们两人开始闲聊起一些江湖佚闻,心里就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没有出问题。

    一番寒暄以后, 诸葛正我说道:“青衣楼一事,神侯府定然会追查到底的。若是连庄主和李贤侄有消息的话,也可告知一二。”

    连城璧和李寻欢点头,“这是自然。”

    临走之时, 诸葛正我突然转过身来看着夏琬琰,“连夫人,你是如何得知慕容复身份一事的?”

    夏琬琰下意识地看了连城璧一眼,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她在向他求助。

    而她的态度却是叫旁人给误会了,以为这消息来源是连城璧。对于连城璧而言,其实这个误会反而更好。他不希望有其他人发现她的特别,也不希望将目光放在她的身上,那会给她带来危险的。

    诸葛正我笑着点点头,“老夫知道了。夏家侄女,若是回京,替我向夏尚书问好。”

    “是,诸葛先生。”夏琬琰虽然不明所以,却还是点头应下了。不是,她什么都还没有说呢,他就说知道了,知道了什么呀?

    这就是聪明人的世界吗?有点难懂哦。夏琬琰微微皱眉,唉,自己这个普通人真的很难明白聪明人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想不明白就不想了,这是她从小就从大哥阿姐身上得来的教训。

    因为继续想下去的话,容易头秃。

    李园外,诸葛正我带着无情往回走。“无情,你觉得如何?”

    无情说道:“一开始我认为连庄主是一个古道热肠的人。”

    “现在呢?”

    “他是一个危险的人。”

    “是的,他是一个危险的人。”诸葛正我点点头,很满意无情的回答。他虽只是看着,却也不只是看着而已。“不过这个危险的人有了枷锁,有了束缚,现今是无害的。”

    他其实还是有些庆幸,庆幸连城璧的身上是有枷锁和束缚的。他在意夏琬琰,很在意的那一种,也许程度深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程度。若不是诸葛正我见过的事和人多了,也未必能够看得出来。

    只愿她对他的束缚一直都在,因为诸葛正我可不想江湖上和朝堂都再出点什么旁的乱子了。现在的事情就挺多挺难收拾的,他已经觉得分..身乏术了。再来?他的这把老骨头可就要不行咯。

    无情点点头,不再说话了。他在心中思量,现在的太原几番势力相互纠缠,局势开始复杂了起来。慕容复和带走他的疑似是他的父亲慕容博的人,青衣楼的人,红鞋子的人,金鹏王朝旧人,还有李园主人,无垢山庄庄主,源记少当家,万梅山庄庄主,江南花家七子,和陆小凤。甚至还有一个不明是敌是友的王怜花。

    这些人全都齐聚在了太原,比之当初的济南还要复杂。毕竟之前的济南,和神侯府扯上关系的可是不多。而现在,这些人几乎都和神侯府要处理的案子有关联。

    无情不免觉得有些麻烦,只是,他的眼底却是发亮的。麻烦的事情才足够有趣,才会叫他觉得越是心潮澎湃。

    一旁的诸葛正我看了一眼自己养大的徒弟,在心中叹气。哎呀,年轻人就是热血,像他这个老头子就不行咯,不行咯。

    花厅之中,李寻欢在诸葛正我他们走远了以后,才松了一口气。“虽然诸葛先生并无恶意,可是他身上的气势太过于摄人,我还是有些不适应呢。”他看了一眼连城璧,“倒是连兄,并无太多异样。”

    连城璧的眼眸半垂着,“自我接手无垢山庄以来,需要面对的人或事太多了,自有应付的法子。更不要说,他的确没有恶意。”少年庄主,不知道多少人都想要踩一脚,或者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上一辈子的他,一开始的确是艰难过的。而这辈子,他倒是处理得游刃有余了。不过是人性而已,想明白了,也就不难处理了。

    李寻欢恍然大悟,“的确,我父亲和大哥过身的时候,我也面对了许多。”同情和怜悯都已经算是不错的了,隐藏在那些友好的面孔之下的恶意,才是最叫人难受的。

    那段时光的确是过得很艰难,他撑过来了,连兄也是。

    听着他们说话的夏琬琰顿时就心疼坏了,她的手捏着连城璧的袖角,微微仰着头看他。想到以前的连城璧被那些坏人为难,她又如何会不心疼呢?

    连城璧本不觉得有什么,只是在见到她为自己难过为自己心疼的时候,由心底生出一种欢.愉。他就是喜欢她看着他,全心全意的,只有他。

    李寻欢突然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多余,他默默地摇头,悄悄地离开了。这里不适合他了,他还是去找表妹。

    哼,当谁没有妻子一样。他很快就要和表妹成婚了,也是有妻子的人了!

    李寻欢的离去,花厅中的两人根本就无人在意。

    夏琬琰的手干脆放弃了袖角,直接握住了连城璧的手。她特意将手指张开,和他十指相扣。“夫君,看,我们的手颜色居然差不离耶。”

    以前看的小说里面的那种什么古铜和雪白的对比,在他们两个人身上根本就是不会出现的。夏琬琰就不必说了,她自小金尊玉贵的,各种法子养着,又加上天生丽质,浑身的皮肤都是如雪如玉一般。

    而连城璧,他则是单纯天生的,皮肤也是如同羊脂白玉一般,似乎是怎么也晒不黑。

    是以,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还真的没有所谓的古铜和雪白的对比。只是一只手是纤纤柔夷,一只手是劲瘦袖长,一看便知是谁的手了。

    连城璧还以为她要说些什么,说他辛苦了,或者说都过去了之类的。结果,什么都没有,她反而在意起了两人的手。他无奈地笑了,“是,差不离。阿琬若是觉着为夫的手不够黑,我可以想想办法。”

    “不要。”夏琬琰摇摇头,“现在这样就很好了,不要乱来。你要是丑了,我可就不要你了。”

    “嗯?”连城璧微微扬眉,“说除非我死了否则就不会改嫁的人,难道不是阿琬吗?现在又变成了,我若是丑了,就不要我了?”

    夏琬琰却是无奈地看着连城璧,“我跟你说笑的,你倒是认真上了。而且,改嫁这件事情你就不能够忘了吗?就一直这样记着。”

    所以这种事情他是要吸烟刻肺了吗?就不能够给忘了吗?

    连城璧笑得认真,“不行,忘不了,不能忘,也不想忘。”

    “……”狗男人,把我刚才的心疼和难过全都还回来!这样想着,夏琬琰就准备甩开这个狗男人的手。

    他根本就不需要安慰,反而是她,总是被他用话噎着。

    只是连城璧却是反手握紧了,让她没有甩开的机会。“阿琬,该练武了。你的内力还需要再精进一番才是,走,我们练武去。”说着,他就拉着她朝着他们的房间而去。

    这里不是无垢山庄,没有练武用的暗室,最合适的自然就是他们的房间了。

    “哦,好。”夏琬琰的小脾气还没有出来呢,就已经在连城璧的动作里面消散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还互为相反数。

    嗯?这话说得好像有点奇怪,算了,不重要!

    熊姥姥等人皆是公孙兰,和她已经落在了神侯府手中,不日就要被处刑的消息,在太原很快就传扬开来。神侯府师徒三人带着一个受重伤的女子住进太原府衙的一幕,也是许多人都亲眼所见的。

    这个消息可是让许多人都惊呆了,不管是熊姥姥还是女.屠.户,这些人都是恶贯满盈的人。结果,她们居然是同一个人?

    之前的厉刚被凌迟处死,不知道这个公孙兰到底会有何种下场啊。顿时,再无人在意峨眉派的人来了太原一事,也无人在意陆小凤和天禽老人的徒弟们起冲突一事,大家都注意着这个公孙兰的下场到底是什么。

    现在成为了上官丹凤的上官飞燕得知此事,气得差点呕出一口老血来。到底怎么回事,大姐怎么会被抓了呢?她有没有向神侯府的人泄露红鞋子的事情?她的身份会不会也泄露了?

    上官飞燕的心中各种盘算,想着救人和杀人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少。看来,需要让上官丹凤去求陆小凤,让上官飞燕去求花满楼了。

    请牢记:最新,最快,全免费小说:博仕书屋<a href=&http://m.boshisw.com/& title=&博仕书屋&>www.boshisw.co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