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 [综武侠]我的夫君有问题 > 第74章 第七十四章 又没题目
    第七十四章又没题目

    “夏姐姐, 你似乎对情.爱一事从来都不讳莫如深?”王语嫣也放低了声音,几乎就是只有她们三个人能够听得见。

    “为何要讳莫如深呢?”夏琬琰笑了,“爱情是美好的, 女子为何不能够享受爱情带来的快乐呢?当然了,女子在这件事情上天生是弱者,所以还是要多多保护自己才是。”

    王语嫣迷惑不解, “可是,那为何会有那么多痴情女和负心汉呢?”

    夏琬琰说道:“女子在情.爱一事上向来都是弱者, 除了因为先天体力上的原因, 更多的是因为拿得起放不下。君既无情我便休,如此不是更好吗?咳咳,其实还有另外一句话, 那就是告别就告别, 下一个永远更乖更好。男子如此,女子亦如此啊。”

    王语嫣大为震撼, 下意识问道:“那如果是连庄主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呢?”

    “这个啊。”夏琬琰弯唇, “那我会成为寡妇, 然后回去夏家再嫁。”

    “噗咳咳咳……”屏风那边传来了咳嗽的声音,显而易见是被什么给呛住了。

    王语嫣和林诗音顿时就羞红了脸, 她们意识到了,他们应该是听见了。可是, 她们说话的声音已经很小了啊。

    “偷听非君子所为。”夏琬琰微微提高了音量,“所以偷听者被呛到, 也算是一种报应。”好不容易有了上辈子女孩子一起八卦的感觉, 结果对面的男人居然偷听?

    她们说话的声音这样小,除非用上了内力认真听,否则根本就是听不见的。呵呵, 只是被呛到而已,已经很好了。

    “连夫人,我的错我的错。”对面承认错误的人是陆小凤,“绝无下次了。”

    在他承认错误的时候,在场的男人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连城璧。除了花满楼他看不见,但是他也用表情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连夫人狠啊,这要是背叛了她,自己妻子不仅要变寡妇,还要再嫁呢,啧啧啧。

    不过他们倒是不相信会有这样一天,连夫人此等女子都能够被抛弃的话,那天下就不知道何人才能够入连庄主的眼了。

    夏琬琰说道:“那就最好了。不然的话,我想很快陆大侠你的红颜知己们就会收到一本册子的。”

    陆小凤没有能够忍住好奇心,问道:“敢问连夫人,是什么册子啊?”

    夏琬琰笑了,笑意之中带着满满的促狭,“就叫做《那些人我的风花雪月》,陆大侠的红颜知己们一定会很想要了解一下你的经历的,例如你是如何遇到麻烦,而后巧妙地解决麻烦……”

    陆小凤的面上不由得带了点得意出来,虽然他不是一个爱自夸的人(???),但是他觉得连夫人说的话很有道理。他这个人啊,就是聪明,遇到麻烦总是能够解决的。

    连城璧却是用怜悯的眼神看着陆小凤,他有预感,后面的话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果然,夏琬琰接着往下说道:“在这些麻烦之中,有多少美人投怀送抱,多少美人对你倾心不已。啊,其实还可以在册子里面加上画像,叫她们都互相认识认识啊。”

    “!!!”陆小凤悚然而惊,“对不起,嫂夫人,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绝对不会有第二次了!”他被吓得,都跟着李寻欢喊了。

    他哪里敢让这样的册子出现啊,到时候他绝对会被他的红颜们给撕碎了的。单单是薛冰一个母老虎,他就承受不了啊。该说不愧是无垢山庄的夫人吗?的确够狠的啊。

    随着陆小凤的告饶声,屏风两边的人都忍不住笑了。即便是冷漠如西门吹雪,他的眼底也带上了丝丝笑意。

    花满楼不由得说道:“这倒是一个很好的拿捏陆小凤的方法啊。”

    陆小凤哀怨地看着花满楼,“花满楼,我们还是好兄弟吗?你居然说这个办法好,我会被撕碎的。”

    “那不是正好?”花满楼笑得春风和煦,“她们将你给撕碎了的话,就会有很多个陆小凤了,正好她们一人一个。”

    “!!!”陆小凤震惊,“花满楼,你比嫂夫人还狠啊。”

    “其实这个主意不错。”屏风这边的夏琬琰大加赞同,“如此想必就是皆大欢喜了。”

    陆小凤顿时整个人都趴在了桌子上,“求你们了,放过我。”他错了,他真的错了。他不应该最先想要偷听她们说话的,他要是不偷听的话,就不会引来连夫人的“好办法”,也就不会引出来花满楼的“好办法”了。

    想哭,为什么大家都偷听了,但是只有他倒霉呢?

    咳咳,不要问,问就是陆小凤体质特殊,容易麻烦缠身罢了。

    顿时,两边又是一阵笑意。

    陆小凤侧头看着连城璧,问道:“连兄啊,嫂夫人说是要当寡妇再嫁啊,你怎么说呢?”

    连城璧微微歪头,似乎顿了顿,而后说道:“她不会有机会改嫁的。”他就算是死了,也会从地狱爬出来,将她再次拥入怀中的。改嫁?想都不要想。

    见他这样说,陆小凤又高声问道:“那嫂夫人你怎么说?”

    这边的夏琬琰微微叹气,“夫君,重点难道不应该是你不会死,然后我不会当寡妇吗?”为什么他的重点总是在改嫁呢?他要是背叛她,也没有死,哪里还有旁的男人什么事啊。

    那边的连城璧却只是笑着,不回话。

    等到酒足(男人堆)饭饱(仙女堆)以后,众人便各自回去自己的屋中了。

    连城璧安静地跟着夏琬琰的身后,步履坚实,身姿板正,看起来似乎和平时没有任何差别一样。但是已经见过他醉酒是什么样子的她却是明白的,他现在约莫就是醉了。

    想到这个人喝醉了还一直乖乖地跟着自己,夏琬琰的心中突然一软。她伸手牵住了他的手,“夫君,我们回去了。”

    连城璧的反应慢了些许,片刻后,似乎是已经分清楚眼前人是谁了,才点点头。他的手回握住了她的手,握得紧紧的,像是生怕她会跑了一样。

    夏琬琰笑意盈盈,牵着乖巧的连城璧往回走。她看着前方的路,心底里满是雀跃。夫君醉酒的时候好生可爱啊,都让人想要伸手戳一戳脸颊的肉了。嘻嘻,等一下回去以后,欺负欺负他好了。

    平日里,自己大多数都是处于下风,好气人的。现在能够欺负回来,若是错过了,简直就是得不偿失啊。

    正在得意的夏琬琰没有看见的是,她牵着的人眼底一片清明,根本就没有醉酒的样子。

    连城璧看着夏琬琰的背影,目光缱绻而温柔。既然她喜欢,那么就当做哄哄她好了。

    解决他身上的北冥神功带来的副作用的方法,大概会叫她生气。是以还是先哄哄人,叫她高兴,也叫她心软。她高兴心软了,就不会生他的气了……?

    连城璧很不确定,就是因为把握不住她的态度,所以才不敢将那个办法说出口的。

    夏琬琰不知道自己牵着的人这般多的心思,她正高兴地想着等下回房如何趁着某人酒醉好好地找回场子呢。

    太原城中的一个酒楼,王怜花正半躺半坐在屋顶上,他抬头看着头上的明月,谁也不知道他的心中在想些什么。半晌,他伸手拿起了旁边的酒壶,准备喝一口酒。

    可是酒水到了嘴边的时候,他又想起来他们说他怀孕了的事情。他的手一顿,还是将酒壶又放了回去,没有喝下去。

    身为一个很会下毒的人,一些最基本的医书上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若是身怀有孕,自然是最好不要喝酒的。

    突然发现自己的想法竟然跟着那对夫妻的走,一时之间,王怜花的脸色很是难看。他怎么可能会怀孕呢,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虽然是这样想着的,王怜花却还是伸手给自己把脉。喜脉,不管他把脉多少次,都是喜脉,还是怀孕一月的喜脉。这叫他,要如何相信呢?可是,若是真的呢?

    王怜花一直以为自己都是恨的,从小到大恨那个害了他们母子的男人,后来也恨心中眼底只有报仇从来都不顾自己儿子的娘。他们两个人其实都不是什么好人,他是他们的儿子,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人。

    他身上流着的血液,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继续传承下去。最好,就此消失。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王怜花在想到自己白日里没有服下那一枚堕胎药的时候,心底里竟然有一丝丝的欢喜。其实,好像,大概有一个人能够陪着他的话,那也是不错的。

    沈浪和朱七七总是腻腻歪歪的,叫人嫌弃得很。而他自己,似乎一直都是一个人。如果是两个人的话,会不会这样无趣的生活就会有所不同呢?

    而且,这个孩子其实就相当于是完全属于他的了。想到这一点,王怜花的心中就带上了火热。

    “贼子休跑!”

    突然寂静的夜空中有一道喊叫声划破了这一片的安宁,叫人无端的有些烦得慌。

    王怜花正想得入神的时候,有人这样喊话,叫他很是不开心。而在他不开心的时候,通常都要别人更不开心,他才会开心起来。

    于是,看着那个追着人的和被人追的人,王怜花笑了。现在就看,这两个人到底谁更倒霉了。

    追命最近都觉得自己好倒霉,先是赏银被大师兄拿走了,说是保管,但是没有娶妻的话,就拿不到手的了。然后好不容易出一趟济南,又有事情找上门了。现在,是他们跟着事情找上门了。

    无奈,什么时候能喝酒啊喂!

    请牢记:最新,最快,全免费小说:博仕书屋<a href=&http://m.boshisw.com/& title=&博仕书屋&>www.boshisw.co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