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 [综武侠]我的夫君有问题 > 章节目录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补更
    第六十四章补更

    突然, 横里飞出来一把飞刀,直冲着李秋水的面门而去。她却是袖子翻飞,将那一柄飞刀给打偏了。她的手微微用力, “怎么, 不想要这个丫头的命了?”

    李寻欢一个飞跃落在了连城璧的身旁,说道:“连兄,她没有死角。”他方才的飞刀只用了几成功力,既是试探, 也是怕伤了人。说到底,还是投鼠忌器。

    “前辈, ”连城璧上前一步, “还请说出条件,如何才愿意放了在下的妻子。”

    李秋水却只是瞧了连城璧一眼, 而后看着夏琬琰,“是北冥神功给了你, 倒也算是物归原主了。”她放开了人,后退了两步。“你想练就练。”

    连城璧上前,一把将人给抢了回来护在身后。他的目光之中依旧有对李秋水的戒备, 他不明白她为何放了人, 心中自然是无法放心的。

    李秋水却是毫不在意,眼前这三个小子联起手来可能会叫她有点头疼。可若是想要将她给留下来, 却还是做不到的。

    “李前辈, ”夏琬琰抬眼看向李秋水,“我夏家可是和您有旧?”她的心里面其实是有点打鼓的,因为和李秋水有关系的还能够叫她愿意放人的也就那么几个了。

    但是不管是无崖子还是巫行云,亦或者是李沧海,那都是很危险的。谁知道这个女人在什么时候又改变主意疯起来了, 这简直就跟在脑袋上挂了一把刀是一样的,叫她怎么会不担心呢。

    李秋水上下地打量着夏琬琰,笑得有些意味深长,“再次见到这张类似的脸,我才想起来师父的几分长相啊。”

    她的师父当年也是一个俊秀人物,毕竟逍遥派选弟子的时候,悟性根骨和样貌都是缺一不可的。而她的师父当年就是佼佼者,若说是面若好女却不带脂粉气,反而是一派的飘然若仙。

    只是后来他们师兄妹长大了许多,师父就开始留胡子了。虽说李秋水一直都觉着是师父的年纪太大了,觉得自己应该稳重些了才会留的胡子。总之那之后许多年,她记得的就是那越来越长的胡子。

    再后来……李秋水的眼神有些恍惚,再后来师父云游去了,再不见踪影,也没有管过他们几个。实实在在的,逍遥得很。而他们师兄妹几个也不复往昔,一切都再也回不去了。

    “???!!!”夏琬琰震惊不已,所以她居然和传说中的李秋水几个人的师父有关系的吗?不过即便是有关系,也应该是很远的了。毕竟李秋水三人的关系都这样大了,他们的师父肯定就更不必说了。

    “看在你的相貌和我师父甚是相似,并且还是夏家人的份上,今次就算了。”李秋水看了一眼王语嫣,“她,我今日是必须带走的。”

    她的态度自然,就好像来惹事的人不是她自己,而是旁人一样。

    杨开泰下意识就挡在了王语嫣的面前,尽管这个女人看起来似乎是王姑娘的外祖母,可是他根本就无法相信她。哪里有外祖母一上来就是抢人,后来还把外孙女扔出去的呢?

    所以,杨开泰不想让她将人带走。可是他的心中却也是知道的,他的武功是比不上这个人的。那么,就只能够拼命了。

    “我不和你走。”王语嫣摇头,“我要跟着连夫人。”

    李秋水冷着一张脸,“跟着别人跑来跑去的,忘了你娘还在家中等着你吗?”她对李青萝倒是未必有多么爱,毕竟在她的心中只有她自己和无崖子最重要。但那到底是她的女儿,自然是有几分看重的。

    至于王语嫣,她是青萝的女儿,看重也是有的,只是又少了几分而已。

    王语嫣却是没有从杨开泰的背后出来,“我会回去的,可我不想和你一起回去”她没有在这个人的身上感受到多少关怀,比起她,王语嫣更相信夏琬琰。

    即便是外祖母又能够如何呢,她和慕容复也是表兄妹,是有血缘关系的,他依旧对她没有多少真心。所以,她不想和她走。

    “随你。”李秋水微微皱眉,她原本也不是为了王语嫣才特意走这一趟的,不过是因为得到了和无崖子有关的零星消息而已。

    说完这句话,李秋水就消失在众人眼前了。

    “哎,李前辈,你等等啊!”夏琬琰却是想要将人给追回来。

    连城璧一手就拉住了她,“不必喊了,她早就远了。”

    夏琬琰却是一脸的着急,看起来便是不想放弃的样子,“可是……”

    “咳咳……”连城璧的另一手捂着自己的心口轻咳了两声。

    “夫君你没事?”夏琬琰被吓了一跳,扶着连城璧的手臂,眼底满是担忧。

    “无事,只是内息乱了一些。”连城璧对着她笑笑,“我们先离开这里,前方便是太原了。”

    “对,我们进城。”李寻欢点头,“我家就在太原,不管是请大夫还是休息,都会比较方便。”

    “也好。”夏琬琰看着受了伤的连城璧和杨开泰,还有那些或多或少都有受点伤的护卫们,也只能够同意了。

    马车上,夏琬琰让连城璧靠在她的身上。她面容忧愁,右手牢牢地拽着他的手不放。似乎松手了,人就会消失一样。

    瞧着她这副样子,连城璧倒是笑了。“笑一个。”

    夏琬琰侧头看了连城璧一眼,眼底似乎在说他怎么这么不懂事,这个时候她哪里还笑得出来。

    “我想看。”连城璧放低了声音,也降低了音调,叫他的声音听起来显得有些虚弱。

    夏琬琰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登时就心疼了。她对着他笑了笑,“好了,我笑了。你还好吗?是不是又疼了?那个人也真是的,为什么下手这样狠。”

    其实她当然知道李秋水并没有手下留情的理由,也知道易地而处的时候,连城璧也不会手下留情的。只是他是她的夫君,她心疼他,偏向他,所以才会这样说。

    连城璧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在她的唇上吻了吻,“好了,不疼了。”

    “……”夏琬琰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这个人根本就在是逗她。一瞬间她真的很想要把人从自己的身上丢下去,叫他好看。可是想到他是真的被李秋水打伤了,又舍不得了。

    于是,既不能打,骂人又不会的夏琬琰,只能够用自己最凶狠的眼神,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等到他伤好了以后,再来同他一起算账。

    只是她自以为最凶狠的样子,在连城璧看来,却是叫人动心不已。他吻了吻她的眼睛,可是那个吻却只能够落在她的眼纱上。“别担心了,其实当真无碍的,不严重,只要我调息两个时辰就好了。”

    “内伤可以调息,那么走火入魔呢?”夏琬琰一直都记着李秋水说的话呢,“你其实也在不知不觉之间学了北冥神功的?北冥神功很是霸道,和你原来所学的武功有了冲突。这样下去,你一定会走火入魔的。”

    直到李秋水说了,夏琬琰才想起来这件事情。段誉学的时候是没有武功的,而虚竹被无崖子灌入武功内力的时候,是先被废了少林武功的。他的少林武功其实真的没有多少,很是浅薄。就这样,还是要全部废了才行。

    那么连城璧呢?他六岁就有神童美誉,十岁剑法就已经不错了,十一岁就能够和东瀛一刀流掌门过三百招而不败。他从来都未曾有一日怠慢过练剑一事,虽然夏琬琰不懂他的武功到底有多高,却也明白连家剑法已经深入他的骨髓之中了。

    她相信若是有朝一日,他一定可以胜过李秋水的。他们之间相差的,只是岁月带来的积累而已。

    若是要叫连城璧废了原来的武功的话,她于心何忍呢?即便是北冥神功再好,那也未必是他喜欢的。可若是不废了原来的武功,他岂不是要像李秋水说的那样,要么死要么疯?

    这两点,她哪一点都不接受!

    “不会的。”连城璧双手搂着夏琬琰,让她靠在了自己的身上。

    “哪里不会了,李秋水她明明说了……”

    “她说的就一定是对的?”连城璧伸手拍着夏琬琰的背部,安抚着她,“放心好了,我说过的,可不会让你有改嫁的机会的。所以,我不会死的。”

    至于另一个选择,他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即便是毫无选择,连城璧也只能死,不会疯。

    夏琬琰气急,伸手在连城璧的手背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嘶。”即便是连城璧,手背上的肉被掐,那也是疼的。

    夏琬琰才不管呢,这个男人太可恨了,她舍不得打他,不想叫他伤上加伤,那就掐一把好了。都什么时候了,还记着改嫁这件事情呢,这个人就不能够好好地说话吗?

    “改嫁什么改嫁,狗屁的改嫁!”被这个人气得昏头了,夏琬琰都说脏话了。这要是叫她娘亲和阿姐知道了,是要被念叨上一天一夜的。

    连城璧反倒是笑了,笑得很是开怀,“对,狗屁的改嫁!”

    夏琬琰用一言难尽的眼神看着连城璧,知道他脑子有问题,但是也不知道他的脑子这般有问题啊。大哥,我们在说的事关你的生死,能不能够上点心?能不能够关注一下重点不要老是跑偏?

    有这样一个夫君,真的好心累啊。有谁想要的,给……额,算了,还是不给了。这种累这种苦,她自己一个人受着就好了,不劳烦旁人了。

    连城璧看着她的眼神,笑得更是开怀了。

    请牢记:最新,最快,全免费小说:博仕书屋<a href=&http://m.boshisw.com/& title=&博仕书屋&>www.boshisw.co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