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 [综武侠]我的夫君有问题 > 章节目录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第二更
    第三十二章第二更

    萧十一郎哑口无言, 他发现她的字字句句,他都无法辩驳。可是他又不觉得自己以往全都是错的,若全都是错的, 岂不是说他这些年来只是将自己活成了一个笑话?

    “抱歉。”萧十一郎后退一步, “连夫人,看来你我是无法说服对方了。”

    夏琬琰冷笑, “我想也是。”她要是能够被萧十一郎给说服了的话,她爹得从京城冲出来敲她的脑壳。

    “只是,”萧十一郎将自己的刀架在了夏琬琰的脖子上, “如今你为鱼肉我为刀俎,想来连夫人也只能够按照我说的话来做了。麻烦连夫人书信一封给神侯府, 将四娘给放了。”

    夏琬琰笑了笑,而后摇头,“不可能。偷盗御赐之物的罪责是大明律定好了的, 我没有权利更改。就算是我书信了也不能够改变风四娘乃是罪犯的事实, 只是坐牢, 已然是网开一面了。”

    皇上仁慈厚爱, 不曾怪罪下来, 还在言官上书弹劾夏尚书的装作听不见,维护夏尚书。否则的话, 夏家和连家还要受到牵连的。她对风四娘无感,没有落井下石也是因为夏连两家安然无恙。救她?不可能的。

    “你是刑部尚书之女,怎么可能做不到?”

    夏琬琰上下地看了看萧十一郎,而后说道:“看来在萧大侠的眼中, 只要是官家子女,都会利用自己家的权势。”

    萧十一郎不言语,但是他的态度却表明了他的确是这样认为的。

    “那真是抱歉了, 夏家的孩子从不这样做。”夏琬琰别开了眼神,“你若是要杀了我,那就杀。”就算是有特权,那也给自己人用,给害了自家的人用?她又不傻的。

    当然了,夏琬琰这般有恃无恐也是因为她知道萧十一郎是不会杀自己的。他有所求,在目标没有达成之前,是不会杀了她的。只要风四娘还在神侯府的手中,他就不敢拿她如何。

    果然,萧十一郎手中的刀并没有能够下去。他沉默片刻,将刀撤了回来,说道:“连夫人怕是不知道,不杀一个人也能叫人受尽折磨。尤其是一个女子,落到了一个男子手中的时候。”

    他自己当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只是心中想着这连夫人到底只是官家的娇娇女,若是吓唬一番的话,她一害怕,说不定就愿意写信了。

    夏琬琰偏过头看他,“原本以为萧十一郎就算是个大盗,也还算是个有微末良心的大盗。现在看来不是,你和刚才的那个云中鹤有何区别?”拖时间,继续拖下去,连城璧应该很快就要到了。

    萧十一郎见夏琬琰不仅不怕反而还怒目而视,倒是觉得颇为有趣。“连夫人既然都这样说了,我若是不做些什么,反倒是……!”他的话没有说完,在下一刻就一个侧跃离开了原地。

    他的一缕头发飘落下来,若是方才他慢了半步的话,他的脖子就会跟这一缕头发一样落地了。

    不过萧十一郎却没有时间后怕,因为那人的招式已经逼近了,他必须上前迎战。

    “萧十一郎!”连城璧看着萧十一郎的眼神之中泛着刻骨的恨意,“又是你!”说着,他手中的招式越发地凌厉凶狠起来,招招要人命。

    “连庄主,你我初次见面,倒也没有这个又字。”萧十一郎虽然面上带着笑容,其实心中却是一沉。没有想到袖中剑连城璧居然如此厉害,他若是继续和他缠斗下去的话,是没有任何赢面的。

    连城璧却是不听不闻,一心只想要萧十一郎的命。

    “嘶!”萧十一郎一个翻身躲开了连城璧的杀招,只是左手臂被刺了一个洞。他若是方才慢了些的话,他的手就要废了。不行,他要想一个脱身的办法才是。

    他的余光瞥到了一旁角落里的夏琬琰,刀尖一转,朝着她而去了。

    连城璧微微皱眉,飞跃上前一手搂住了夏琬琰,一手和萧十一郎过招。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萧十一郎并没有恋战,他只是借着连城璧招式的力道往后退,而后离开了这里。

    连城璧下意识想要上前将人给追上,可是身子一动才想起来自己还抱着夏琬琰,便只能够停了下来。他闭上了双眼,压下自己心中的愤怒,叫自己平静下来。

    “夫君,”夏琬琰担心地看着连城璧,“要不你别管我了,去追他。”她总觉得他的状态不太对,难道就真的那么恨萧十一郎吗?这就是所谓的命定的对手?

    “不必。”连城璧收起了手中的袖中剑,“来日再杀他不迟。”他看着夏琬琰,眉头紧锁,“你受伤了。”

    夏琬琰一脸疑惑,“啊?哪里?”

    “我来。”连城璧从怀中拿出了金疮药,“抬头。”

    “哦。”夏琬琰乖乖听话,微微地抬头,“嘶。”她的脖子感觉到了一阵疼痛,此时她也方才想起来,自己的脖子方才是被叶二娘的刀给划伤了的。因为她的精神一直紧绷着,也就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说起来她今天的脖子可真惨,不是被抓就是被刀架,还被划伤了。她这辈子活了十八年,一直都被照顾得很好,从来都没有受过伤呢。

    连城璧见她一脸痛意,手上的动作就更加轻了些。他下意识放柔了自己的声音,“已然没有流血了,只是破皮,很快就会好了的。”

    夏琬琰乖乖应声,“嗯。”

    为她上好了药,连城璧伸手将夏琬琰搂进了怀中。“抱歉。”她本是刑部尚书家娇养长大的,却因为自己的原因被牵连至此。若非他求娶的话,她会被保护得很好,不必一路奔波,也不会被人挟持,更加不会受伤。

    在这一瞬间,连城璧有点后悔,后悔不该上京求娶她。可是他的后悔只有一点,因为他更无法接受她嫁给旁人。

    “与你无关啦,”夏琬琰笑笑,“萧十一郎挟持我是为了让我写信给神侯府,然后放了风四娘。这件事情不是你的责任,你不用道歉的。而且,你也来救我了,不是吗?”

    连城璧放开了夏琬琰,伸手抚着她的侧脸,“害怕吗?”

    “不害怕。”夏琬琰摇摇头,“我知道你会来救我的,所以我一点都不害怕。”

    “我说的是云中鹤。”连城璧摸着的地方正是方才云中鹤碰过的地方。

    夏琬琰眨眨眼,也不知道怎么了,眼泪在那一刻就决堤了。

    连城璧紧锁着眉头,拿了她袖中的帕子出来,为她将眼泪一一拭去。“莫怕,他已经死了,再不会伤害你了。”

    可惜的是李寻欢那一刀正中云中鹤的喉咙,他必死无疑。否则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这样简单就放过云中鹤的。

    “我不怕,”夏琬琰抽了抽鼻子,“我是真的不害怕,只是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突然就哭了。真的。”

    她刚才一直都很勇敢,不管是被叶二娘挟持还是被云中鹤占便宜,还是被萧十一郎劫走,甚至是和他对峙。夏琬琰一直都很勇敢,也尽量不去连累别人,不做一个累赘。

    但是,在被他安慰的时候,夏琬琰的眼泪就泛滥不住了。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停不下来了。

    “好,”连城璧的眉宇舒展开来,带上了点点温和,“阿琬的确很勇敢。”他在她的眉心轻吻了一下,带着满满的安慰之意。

    “我……我还做了一件事情。”夏琬琰又哭得抽了抽,“萧十一郎拿了我的眼纱,他怀孕了呀,怎么办,呜呜呜……”也不知道怎么了,越有人安慰她就越想哭。

    连城璧柔声说道:“那也是萧十一郎自己造孽,与你无关,不要怕,嗯?”也不知道他那个岳父夏尚书到底是怎么养女儿的,怎么养得这般娇气,哭得都停不下来了。

    他这样想着,似乎带了些不耐烦。但其实不管是他的神情还是他的动作,甚至是他心底的想法,他都没有半点不耐烦。

    “不是这个啦,”夏琬琰瘪了瘪嘴,想要让自己停下来,“那我才不想要萧十一郎生我的孩子呢,他太讨厌了,我不接受!”

    想想将来萧十一郎会生下带有她的基因的孩子,夏琬琰就接受不了。她会哭的,她一定会哭的。

    连城璧的手顿了顿,想到夏琬琰所说的那个画面,脸色也是好看不到哪里去。不过下一刻,他又笑了,“我记得你曾说过,若是男子和女子在一起了,那么他即便是怀孕了,孩子也不能算是你的,对?”

    夏琬琰点点头,“嗯呐,是的。”虽然她不能够把自己的来历,不能够把这个世界的事情告诉连城璧,但是能说的事情她还是都说了的。自己这个奇怪的金手指的附加条件,当然也都是说清楚了的。

    连城璧的笑容突然变得很是有意思,“那如此说来,那个孩子就是萧十一郎和风四娘的,与你无关,也不必为此挂心。”想到萧十一郎要以一个男儿之身生孩子,并且需要经受种种孕妇的苦楚,他就不由得笑得更是开心了。

    有意思啊,太有意思了。当初萧十一郎居高临下地对着他说教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想过,另外一个自己会遭受这样的事情呢?若是上辈子的萧十一郎能够知道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呢?

    想来,一定会让自己非常开心的。男儿之身生子,哈哈哈哈……

    这样一想,似乎对他的杀意都少了不少呢。不过,萧十一郎还是必须死。这一次他能够为了风四娘前来劫掠阿琬,谁知道下一次他又会不会为了别的事情再做一些什么呢?

    也许,老天爷注定他和萧十一郎之间无法和平共处,总是要对上的。不管是为了他自己还是为了阿琬,他都要杀了他。

    “哎?”夏琬琰的眼泪瞬间就没有了,被连城璧说出来的惊天大八卦给镇住了,“萧十一郎和风四娘,他们……嗯?”

    说好的真爱沈璧君呢,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喂?这难道也是因为她的蝴蝶翅膀扇动的吗?不是,这个责任不能够归咎于她的身上?

    “很奇怪吗?”连城璧看着她都不哭了,觉得好笑不已,却还是将她眼角挂着的眼泪给擦掉了,“他们认识相处那般久了,一次意外也是很正常的。”

    上辈子的他在知道这件事情以后,还曾想过利用一番。只是后来发生的种种事情,让他把这件事情放到了一边。

    按照他们两人认识的时间来看,这个时候,萧十一郎的确是和风四娘在一起过。尽管,只有一次。

    请牢记:最新,最快,全免费小说:博仕书屋<a href=&http://m.boshisw.com/& title=&博仕书屋&>www.boshisw.co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