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被反派学校录取了 > 章节目录 第16章 第 16 章
    第十六章

    李诚言率先推开了单人病房的门。

    小镇上的病房十分简陋,像是七八十年代的装修风格,只有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以及老旧的电视机。

    柴永昨晚做了个简单的缝合手术,把断掉的手接了回去,右肩上的伤也做了治疗和包扎。

    李诚言走在前面替林星河开了门,让林星河先进去。

    林星河径直走到柴永的病床旁,问:“雪女有来找你吗?”

    “没有。”

    一旁的李诚言接话:“一定是我们把冰雕园和冰雪乐园烧了,毁掉了她的武器,她现在元气大伤,所以没来找你。”

    方子悦接话:“柴哥你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星河姐太厉害了!现在整个小镇都听我们的。我们已经不住在救援中心里了,这里的镇长给我们安排了新的住宿,是一个小三层的带花园和温泉的别墅,环境比救援中心好多了,吃的也很好,我们中午还吃了麻辣小龙虾跟火锅。柴哥,你要是早点听星河姐的话,也不会躺在病床上了。”

    林星河正想开口,目光却蓦然落在了病床的枕上。

    星星点点般的血迹。

    她不着痕迹地嗅了嗅,尽管医院里的消毒酒精味很重,可她还是闻到了一股若隐若无的血腥味,就从床底飘出来。

    林星河忽然笑了,说:“看来这儿的医生水平可以的,柴哥你气色不错,估计是你平时身体强壮的缘故。我们拍个照做个留念吧……”

    她对唐心说:“唐心你来拍照,李诚言,方子悦,你们站在柴哥的两边。”

    一头雾水的唐心不知道林星河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拍照,但是教主发话了,她也没问为什么,举起手机就拍了一张照片。

    林星河看了眼,皱眉说道:“不行,把人拍得太丑了,我都挡住了柴哥的大半边脸,不行不行,重来,唐心,你站在刚刚的地方,我蹲下来,免得又挡住了柴哥的脸。”

    “哦哦,好。”

    林星河蹲了下来。

    她弯起眉眼,说:“唐心,你数一二三。”

    她边说着,垂下的右手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对着床底拍了一张照片,随后又若无其事地把手机放了回去。

    唐心过来:“这张照片可以吗?”

    r />林星河说:“发我,我p一下。”

    手机是从反派学校里带进考场的,虽然在这里手机的功能限制太多,但是拍照等不需要联网的功能还是能使用的。

    唐心用蓝牙传送的功能把照片发给了林星河。

    林星河看了眼,说:“还是不行,你的构图不好,你去站着,我来拍,你站方子悦的身边去。”

    等唐心站好,林星河才打开刚刚自己拍的床底照片。

    光线微暗,但也足够将床底拍得一清二楚。

    是一张惨死的脸。

    被雪女掐死的柴永脸涨成了紫色。

    林星河这么一点开照片,冷不防的就怼在了食堂的大屏幕上,令所有正在吃饭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放下了碗筷。

    “妈呀,吃饭看到这个也太重口味了吧。”

    “林星河还挺聪明的,不动声色地发现了柴永在床底,估计能猜出上面的那个是雪女了。”

    “啊啊还是好紧张,好怕雪女把教主给干掉了。”

    “林星河的心理素质真不错,冷不防的见到一张这样的照片,脸色都不带变一下,还笑着做了假动作给他们拍照。”

    顾桃夭悄悄地看了眼谢无安。

    从她这个角度,正好能瞧见谢无安无比专注的神情。

    也是此时,林星河直播间的打赏栏目里出现了一行字——

    谢无安给主播林星河打赏了五颗深水鱼雷。

    食堂里的众人登时齐刷刷地看向了谢无安。

    而谢无安本人仿若未见,依旧面不改色地看着林星河的直播。

    顾桃夭不远处的学生立马七嘴八舌地讨论。

    “太……太壕无人性了吧,五颗深水鱼雷,如果不跟学校分成,都能直接从D级升到C级了,也就谢无安这种S级的学生才能这么一掷千金。”

    “一颗深水鱼雷一百积分,五颗五百,学校和主播的积分分成是九一,林星河能分到五十分,相当于一个月的学费和住宿费了。”

    “林星河这个考场赚翻了,保底分五十,以及谢无安的打赏,一百集分打底了,还不算位面观众的打赏。虽然不能兑换成积分,但是分成五五,算下来,林星河能买个比较不错的低品质保命道具了。”

    br />“羡慕……”

    “同羡慕……”

    而此时的林星河已然不动声色地收起手机,重回病床旁。

    她关切地看向了“柴永”。

    “我听贾镇长说了雪女的事情,雪女知道张征出轨后,没有立刻杀了张征,而是过了足足一个月才把张征杀了。这一个月里,雪女该过着多么煎熬的日子……张征真的是个渣男,他欺骗了两个姑娘的感情,雪女直接杀了他太便宜他了!”

    她的眼神真诚无比,语调温柔得像是盛夏的冰镇梅子酒。

    “……柴哥,你知道吗?在得知自己的对象出轨或者和别的女孩子撩骚玩暧昧后,这个世界上的女人会有三种做法,第一种是果断再见类型;第二种是哭哭啼啼自怨自艾仍旧不愿意离开的卑微类型;第三种是百般纠结百般矛盾时而回忆他的好时而回忆他的不好陷入一种不知如何是好的奇怪情绪,想果断再见可是一时半会做不到的类型。”

    “……世人歌颂第一种类型,觉得她们果断又勇敢,对待感情利索而不拖泥带水,批判第二种类型,认为渣男贱女天长地久。其实这两种类型都是少数,更多数女孩子会是第三种情况,因为身在感情当中,想要脱身总需要一些时间。”

    “……雪女就是第三种类型,所以她给了自己一个月的时间。我特别能理解她,甚至能猜到那一个月里她过着多么痛不欲生的日子。她装作若无其事地和张征相处,张征对她的好,对她的甜,让她心软的同时又会心痛,这种甜是玻璃渣里的甜,每尝一口都在血淋淋地撕开内心的伤口。在那一个月里,我相信她给过张征机会,也给过自己机会,可是表面上给了机会,一旦自己独处的时候,又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张征对感情的背叛。她一遍又一遍地想,一遍又一遍地难过,一遍又一遍地委屈。看似平静无澜的一个月里,她的内心必然掀起了滔天巨浪,她厌恶张征的背叛,也厌恶不能及时脱身的自己,她爱张征,又恨张征……”

    “……那时的张征也许会很迷惑,为什么雪女的眼神会时而变得陌生。他肯定不知道,雪女在努力地从感情的泥潭里拔出,一遍一遍的委屈和难过到头了,眼泪哭干了,就是她下定决心和这段感情说再见的时候了。”

    “柴永”怔怔地看着林星河。

    他声音沙哑地说:“你很懂女人。”

    林星河的声音愈发温柔:“我其实很欣赏雪女,虽然她的手段极端了一些,但是她比许多女人要好,张征犯错,小镇的居民告诉雪女她是小三,她没有迁怒于居民,也没有杀死张征的老婆。这一点就值得敬佩。虽然我占领了这座小镇,但是我并不希望和雪女为敌。我们都是女人,我们不应该站在对立面,我们应该站在同一条线上,雪女可以和火女并存,不是吗?”

    林星河又说:“柴哥,你被雪女标记了,回头雪女找你的时候,你帮我转告这些话可以吗?”

    她弯起眉眼,笑得宛如一个温柔的知心姐姐。

    雪女竟瞬间产生了相见恨晚的感觉。

    林星河又说:“这里环境不好,你一个人也孤独,不如跟我们一起回别墅吧,需要治疗的话让医生过来就好。我们几个人可以一起泡温泉喝小酒赏星星赏月亮谈人生,多么的快乐啊,好吗?”

    “好。”

    【雪女你是**oss啊!林星河展开嘴炮攻击怎么就把你攻略了啊喂!】

    【得看是什么嘴炮攻略吧!雪女这样的恋爱脑,林星河这一番话确实说到她心坎去了,你听听,林星河以前学心理的吗?差点把我说哭了。我之前也遇到一个撩骚渣男,我就是这么反反复复了好久,最后才下定决心离开的。真的跟林星河说得一模一样,玻璃糖,吃一次痛一次。】

    【我是雪女我也愿意跟林星河走啊!刚刚她说得也太温柔了!谁不想失恋后有个知心温柔的大姐姐陪着你啊!】

    【恭喜我们教主兵不血刃,喜提雪女小弟一枚。】

    【话别说太满,谁知道雪女是不是跟着回去大开杀戒的?】

    【就我一个人好奇,林星河说出这样真切的话,以前是不是经历过什么渣男?】

    【有一说一,我觉得林星河有句话说得很对,雪女在对待女人方面,还是很清醒的,没有杀死张征的老婆已经很冷静了。要知道我被小三的时候,什么都不知情,女主一上来就直接把我给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