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被反派学校录取了 > 章节目录 第15章 第 15 章
    第十五章

    林星河给一旁的唐心使了个眼神。

    唐心心领神会,立马代入锦鲤神教首席大弟子的身份,嚣张跋扈地充当自家反派教主的喉舌:“说吧,把雪女的事情一五一十地交代,她怎么出现的,平时怎么跟你们联系的,具体干过什么,事无巨细地交代,所有细节我们都要知道……”

    贾镇长不敢怠慢,立马娓娓道来。

    雪女是在四个月前出现的,她出现的时候,小镇上的人都只以为她是个漂亮的女人,直到有一天深夜,有人在宾馆里碰见了张征与雪女。

    三更半夜在宾馆见到一个有妇之夫和陌生漂亮女人的出现,用脚趾头也知道是什么回事。小镇不大,邻里街坊都认识,第二天小镇上所有人都知道张征出轨了,除了张征的老婆孟梦。

    那时,所有人都不知道陌生又漂亮的女人是个危险人物。

    有人为孟梦打抱不平,悄悄地找上了雪女,告诉了她,张征已经结婚了。

    林星河听到这儿,问:“张征不是三个月前才死的吗?”

    贾镇长叹了口气:“对,是三个月前,雪女知道后,没有立刻发作,她干了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一个月后,雪女杀死了张征,还给他穿上了红衣服,倒吊在孟梦的家里。从那以后,雪女隔几天就会杀死我们小镇上的一个男人。”

    “从不杀女人?”

    “对。”

    “门上的画是雪女让你们贴的?”

    “在张征死了后,我们所有人都陆陆续续做了一个愉快的梦,醒来时身上都有一股自己察觉不到的奇怪香味,三天就散了。后来我们才知道雪女在梦里给我们标记了,被标记就是她的猎物,但凡被标记,无论逃到哪里雪女都可以找到我们。门上的画,是我们被标记后,雪女让我们贴的。”

    “雪女怎么和你们联系?”

    “她出现的时候,会突然下雪,下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她就会在深夜出现,穿着红裙,用一张没有五官的脸,给我们传达指令。”

    林星河感慨:“……她这个反派boss也太没排面了吧,连个能支使的小弟都没有。”

    贾镇长不知如何接这句话,只好恭维了一句:“还是您比较有排面。”

    br />

    贾镇长顿时有些羞愧,说:“我们也别无他法,雪女需要供品,只要男人,她出现的时候如果没有供品,就会对我们大开杀戒,我们只能编造了雪女的传说,吸引外面的游客过来。一个男人能为我们换来短暂的自由时光。外乡人被标记后,我们就会引他们去冰雕园或者冰雪乐园。雪女会在那儿收割他们的性命,然后吊在冰雕园的门口。我们害怕被外面追究,只能将他毁尸灭迹,谎称在雪山上失踪了。”

    “雪女不杀女人,你们为什么也要将女人引到冰雕园?来这儿的游客不止男人吧,女人你们怎么处理?”

    “我们害怕她们出去乱说,把外地过来的女游客都关在了地窖。”

    林星河瞅了眼贾镇长,心想,原来这个考场上的NPC是全员恶人。

    她正想说什么,却见贾镇长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后。

    她往后一看。

    她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小雪姬。

    她还是五张嘴加车厘子眼瞳的造型,手里捧着手机,乖巧又安静地站在她的身后。察觉到她的视线,她卷翘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却也没任何举动,只微微垂下了脑袋。

    林星河蹲下来,问小雪姬:“怎么了?”

    小雪姬这才递过手机,指了指屏幕。

    林星河看了眼,才发现一部电影播完了。

    林星河给她换了另一部恐怖电影。

    她又捧着手机,像风一样离开了。

    贾镇长似是想什么,张张嘴,又合上了。

    此时,林星河问:“雪女一次只杀一个男人,多个男人的时候,杀了第一个,剩下的都跟待宰羔羊一样留在冰雕园或者冰雪乐园?”

    贾镇长说:“看雪女的心情,但是只要被标记了,都会陆陆续续被雪女找上,然后杀掉。”

    李诚言面色微变,说:“糟了,柴哥落单了。”

    林星河说:“走吧,我们去找柴永。”

    林星河的突出表现让不少人废寝忘食地蹲在她的直播间里,生怕会错过最精彩的部分。在征得大部分人的同意后,今天午休时,食堂的大屏幕播放了林星河的直播。

    已经报名加入锦鲤神教的顾桃夭正在吃零点一积分的午饭,两素一汤,以及不限量的白米饭。

    r />顾桃夭看得入神。

    坐在她附近的几个现代系姑娘也在讨论林星河。

    “我今天因为看林星河的直播差点迟到了。”

    “我也是,昨晚林星河这么多的骚操作,我就怕错过了,看到凌晨五点才睡的。”

    “我准备加入锦鲤神教了!”

    ……

    顾桃夭莫名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教主赛高!

    就在这个时候,食堂里忽然起了一阵骚动,本来还在讨论林星河的那几位现代系同学立马打住了讨论,话题彻底变了。

    “谢无安的颜值太能打了,三百六十度毫无死角的好看。”

    “嘘,别和谢无安的目光对上,那是个大变态,再好看,也是个变态。”

    “我就悄悄看一眼……”

    “你想被做成手办吗?”

    “我听说谢无安的随身空间里摆满了他亲手制作的傀儡,全是考场上死在他手里的手下败将又或者是得罪过他的人……”

    “哦,我的上帝,我的老伙计,谢无安坐下来了,他在看林星河的直播。”

    “上一个被谢无安相中的新生,后来好像成为了他空间里的手办吧……”

    顾桃夭自然也听过有关仙侠系这位系草的传闻,如今见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里的林星河,瞬间有点担心自己的同桌。

    ……这位仙侠系的系草真的是个大!变!态!啊!有一回谢无安的直播,大家都亲眼见到了谢无安的随身空间,占地面积广阔,拥有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面全都立着他的手办,最新的那一位正是他上个考场杀死的蛛女boss,他把尸体都带了出来,炼化成傀儡,摆进了他的空间里,宛如一样展览品。

    顾桃夭有幸亲眼目睹直播,那会儿是凌晨两点,见到密密麻麻的一群手办,她头皮发麻。

    忽然,顾桃夭听见有人说:“……精彩的地方要来了,你们快去看柴永的直播。”

    顾桃夭闻言,立马点开了柴永的直播间。

    躺在病床上的柴永遇上了雪女。

    雪女的五指掐住了柴永的脖梗。

    “……别杀我,不是我烧的冰雕园,也不是我烧的冰雪乐园,是林星河烧的。她诡计多端,现在还取缔了你对小镇的统治,单凭你未必能弄死林星河。你可以跟我合作,只要你不杀我,我帮你杀了林星河。”

    雪女的手一顿。

    得以喘气的柴永说:“她是个魔鬼,她身边还有个能制造幻境的帮手,我知道她的弱点,我可以告诉你,只要你不杀我。我还可以给你出主意……我……”

    雪女变长的指甲穿过了柴永的喉咙,血花四溅。

    她缓慢地说:“我不信男人。”

    柴永的直播间弹出了提示。

    【主播柴永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本直播间将在一分钟后自动关闭。】

    【倒计时开始。】

    【60秒,59秒,58秒……】

    红色的数字出现在直播间的正中心。

    大家听见了远处传来了李诚言的声音:“柴哥,我们来看你了……”

    而与此同时,雪女盯着柴永的尸身,在五秒钟后,她变成了柴永的模样,将柴永的尸体藏了起来。

    她躺在了病床上,表情和柴永如同一辙。

    直播间弹幕疯涨。

    【啊啊啊啊啊好紧张。】

    【咱们教主会凉吗?呜呜呜呜。我刚入教,还没有体验到躺赢和摸金条的快乐。】

    【雪女武力值这么高,林星河正面碰上得凉透吧。】

    【教主加油!教主你可以的!】

    【雪女想干什么?不正面跟火女PK,要玩cosplay吗!】

    顾桃夭的一颗心吊到了嗓子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