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被反派学校录取了 > 章节目录 第14章 第 14 章
    第十四章

    丁苗做了一个无比真实的梦。

    镇子上的人都说,被标记了就是雪女的人,她随时都能要了你的命。只要被雪女标记了,就算逃到天涯海角就会被抓回来。

    丁苗知道是真的。

    她的哥哥逃了,离开了这座冰雪小镇,然而不到三天,她再见到哥哥的时候,他的尸体被吊在了冰雕园的门口。

    从此,小镇上再也无人敢逃。

    被标记的人在前三天身上都会有一股奇怪的香味,说不出来是什么香,这股香让人害怕,镇上的人都说这是死亡的味道。

    镇上的人大多都见过雪女,丁苗也见过,就在雪女把她哥哥吊在冰雕园门口的时候。雪女的长发及地,穿着红色的襦裙,似是察觉到她的存在,缓缓地转过身,那一张没有五官的脸直勾勾地对着她。

    仿佛长了眼睛似的,让她遍地生寒。

    打从那一日起,雪女就成为她噩梦般的存在,午夜梦回时,她总觉得雪女就在盯着她。再后来,镇上的人说,雪女喜欢在梦里杀人,给你最残忍又梦幻的一击,当你在梦里见到雪女的时候,离死亡也不远了。

    丁苗战战兢兢地活着,乞求雪女不会来找她。

    就在这一夜,她知道自己在做梦,像是现实,又是梦境,周遭是她熟悉的卧室,她睁开眼,以为自己会见到雪女,却见到屋里的每一样家具都在渗血,逐渐汇流成积血,迅速上升,即将淹没过她的床褥时,她反应过来,推门而出。

    然而就在推门出去的时候,她见到此生最无法接受的一幕。

    她的父母被咬断了脖子,两颗脑袋像是球一样滚到了她的脚边。而罪魁祸首穿着雪白的衣服,缓慢地扭过头,血红的唇咧开了一抹弧度。

    丁苗吓呆了。

    不是雪女,是她在救援中心里遇见的那个长相甜美的姑娘。

    在漆黑的夜里,她的五官却分外明亮,像是自带打灯效果,卷翘的眼睫,秋水一般的杏眼,笑起来微弯,像是盛夏的月牙儿,然而搭上染血的红唇,还有嘴角叼着的一根手指头,那手指头上分明还有她母亲的婚戒。

    这样的反差,比雪女的无脸还更要来得可怕。

    她忽然就想起了今天在救援中心里林星河说的话——

    “你们这个小镇有点意思,我们在冰雕园里参观得正开心,冰雕忽然动起来了,似乎想要攻击我们……不过也就是一群冰雕而已,不足为惧……”

    “……我一把火烧了……”

    想到这儿,眼前的白衣林星河眉眼一皱,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她的背后倏然冒出了冲天火焰,将她整个人都包围在了火里,她飞了出去。

    丁苗跟着到窗边,见到了久违的雪女。

    林星河浑身都是火,像是一个火人,与雪女一个照面,雪女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林星河单方面地虐杀,冲天火光淹没了雪女。

    而林星河一袭白裙未沾半点血腥,身后的火光将她照得光彩动人,然而沾满鲜血的唇却打破了这种圣洁感,她就像是坠入地狱的天使,充满了邪性。

    丁苗到救援中心上班,发现所有人都面如死灰。

    而食堂的中央,正坐着所有人昨夜的噩梦。

    林星河在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

    她的对面坐了她的其他三个伙伴。

    而在她的身边则是坐了一个小女孩,不是那天从雪山上带回来的小女孩,是是拥有五张嘴的怪物,眼睛里没有眼白,只有血红的眼瞳。

    仿佛察觉到丁苗的目光,五张嘴齐刷刷地朝她咧开了一个笑容。

    丁苗瘆得慌。

    然后,她见到林星河站了起来,径直走到她的面前。

    丁苗再次被昨夜的恐惧支配,看林星河的目光与昨日已经彻底不同,她哆嗦着唇,竟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也不敢看林星河,生怕她跟梦里一样,一张嘴将她吞掉。

    “十分钟内,我要见到你们的镇长,就在这里。”

    丁苗颤颤巍巍地请示领导。

    领导联系镇长。

    “镇长,火……火女在我们这里,她要见你。”

    林星河在五分钟后见到火急火燎赶来的镇长。

    这座冰雪小镇的镇长是一位男性,叫贾石意,生得不高,约摸只有一米七,不过年龄显然不小了,已经秃了半个脑袋,诚惶诚恐地站在林星河面前。

    林星河说:“贾镇长是吧,你把这个小镇管理得不错,我很欣赏你的才华。我和雪女不一样,她没有接受过教育,而我接受过社会主义的教导,我是个文明人,也看不惯打打杀杀这一套。我看不惯雪女对这个小镇的所作所为,所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

    贾镇长仍旧诚惶诚恐的。

    尽管火女的话说得好听,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后,还顺带威胁了整个镇子上的人,和雪女一比,两个人都是同样性质的反派,甚至更过分,雪女只杀男人,可眼前这位火女什么都杀。

    “雪女并未死绝,还会卷土重来,但你们不必担心,我会保护你们这个小镇。你们也不必觉得我是不是有利可图,因为我确实有利要图。保护你们不是免费的,我收费的。”

    贾镇长惊愕地抬头,便听林星河缓缓道来:“我收钱,但我不收纸币,也不接受电子货币,我只收黄金,你回去召集下民众,众筹下黄金,有金条就更好了,没金条是黄金就成。当然,我不是白收你们的东西,作为回报,我保护你们,免去雪女对你们的伤害。从今往后,就算没有外地人的献祭,你们小镇上的所有人,包括男性,都能自由自在地活在这片天空之下!”

    一顿,林星河又说道:“另外,住宿安排下,这儿简陋了些,我需要符合我身份的地方,明白了吗?”

    “……明,明白。”

    林星河牵起小雪姬的手,又说:“再准备一间儿童房。”

    贾镇长看见小雪姬的时候,面色都变了,半晌才应道:“明……明白。”

    贾镇长立马安排下去。

    中午十二点整。

    林星河一行人已经从简陋的救援中心换到了位于小镇中心的一栋三层带花园和温泉的别墅,装修得富丽堂皇,俨然像是一个小宫殿。

    铺了精美桌布的长桌上还摆满了美食。

    唐心和方子悦都没想到第一场考试居然是来度假的。

    她们俩都是姑娘,知道雪女不爱杀女人后,如今再见到这别墅的环境,心里都乐开花了。

    不过唐心还是有点担心,问:“跟NPC勒索有用吗?会不会违反考场规则?”

    林星河说:“不违反,我听别的考生说过,只要是能带出来的,就算自己的所有物。我们能带东西进来,怎么就不能地东西出去?”

    唐心说:“……也是。”

    林星河说道:“谁也不知道下个考场是什么,但黄金作为自古以来的国际通用货币,大多数考场总能用上。钱嘛,总是越多越好,有句老话叫有钱能使鬼推磨。况且,我也不是白拿他们的钱,比起性命,钱也没那么重要了。”

    林星河笑眯眯地和他们说:“见者有份,每人一块金条。”

    唐心没想到躺赢还有金条拿,更加坚定地要当林星河教派的首席大弟子,鞍前马后地拍着彩虹屁。

    方子悦不甘落后,也连忙挤在林星河身侧,给她端茶递水。

    李诚言本来对林星河还是持着怀疑的态度,可见识了昨夜的骚操作,以及今日的黄金收买后,也义无反顾地加入了林星河教派。

    三人甚至在私下里给林星河的教派起了个名字——锦鲤神教。

    直播间里一片哗然。

    【笑得我满地打滚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唐心这几个新生直播在林星河的骚操作影响之下也变得很有戏。】

    【呜呜呜呜我也想跟林星河同一个考场,我也想躺赢,我也想分金条,我决定了!我要加入锦鲤神教!以后我就是锦鲤神教的弟子!】

    【林星河看我啊!我可以!我也能勾搭小雪姬,我也能当工具人,我还能给你暖床!】

    【前天说林星河不能统治这个小镇的人呢?打脸了吧哈哈哈哈哈。】

    【这个新生主播的操作确实6666,不仅仅凭借骚操作,取缔了雪女对小镇的统治,现在还未雨绸缪,开始勒索……啊不,和镇长交易,我不得不感慨,她不当大反派还有谁能当?】

    【小镇居民:被冰火两重天支配的恐惧。好惨哈哈哈哈哈。】

    【林星河牛皮!】

    【小声说一句,雪女boss还没有现身呢,林星河是投机取巧,正面跟雪女刚上,能赢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二十,这二十还是小雪姬带来的可能性。】

    贾镇长的脚下是一个二十寸的行李箱。

    他打开行李箱,说:“我……我只能众筹到这个数目,为了感谢您的保护,我们把能拿的都拿了出来,绝对没有隐藏。”

    二十寸的行李箱里倒是没有装满,不过林星河粗略数了下,起码有四十根金条,金条大小不一。另外一边则是一些黄金首饰。

    箱子一打开,金灿灿的,险些晃花了众人的眼。

    林星河说:“我看到你们的诚意了,接下来你们也会看到我的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