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被反派学校录取了 > 章节目录 第9章 第 9 章
    第九章

    林星河觉得有点奇怪。

    失踪的人全是外乡人,可小雪姬的幻境里死的男尸却是这个镇子上的人。

    她没有想通原因,拿手机把十六个人的档案都拍了一遍,以防自己错漏了什么信息。拍完后,她才离开了档案室。

    唐心守在外面,见着林星河出来,松了口气,跟找着主心骨似的,立马就贴了上去,挽住了林星河的胳膊。

    林星河问她:“小雪姬来了吗?”

    唐心摇头。

    林星河说:“这个小镇很奇怪,已经有十六起的失踪事件,全是男性。救援中心里的工作人员也很奇怪,不仅仅隐瞒了经常有人失踪的事实,而且镇上明明死了人,也不愿给我透露……”

    唐心说:“可能是怕被游客知道了,不愿意过来旅游?”

    林星河说:“是有这个可能,但是她在知道我是死者的情人后,也不愿告诉我死者已经被害,这就不一样了。而且这个镇子上,我就没见到任何男人。”

    唐心听着,有点懵。

    ……林星河比她们在镇子上多待的时间也就五六个小时吧,这五六个小时里她干了什么?怎么还当上死者的情人了?哪儿来的死者?

    林星河说:“这是个重要的线索,而且也不知道小雪姬制造出来的幻境里的男人是不是她杀的。”

    唐心问:“什么男人?”

    林星河说:“哦,你想知道啊,我有照片。”

    林星河调出照片,唐心一看,腿差点软了。

    手机屏幕里是一具穿着红衣的男尸,倒吊在天花板,周遭血淋淋湿漉漉阴森森。

    本来唐心一个人会害怕的,但是看林星河一点儿也不害怕的模样,仿佛照片不过是哪个恐怖片的剧照,她顿时又没那么害怕了,说:“这是小镇上的男人吗?”

    “对,我觉得不是小雪姬杀的。”

    “为什么?”

    “她有点弱,还有点呆,没吓着我居然还气得摔门而去,你不觉得能干出这种事情的人,不会把一个男人倒吊在天花板上吗?”

    唐心心想,不,怪物明明很可怕!一点儿都不弱!一点儿都不呆!是欧皇你不走寻常路而已!

    这个时候,林星河忽然说道:“我得想个办法知道这个小镇上发生了什么事。”

    唐心有心贡献自己的一份力,绞尽脑汁地说:“等明天早上想方设法去问这儿的工作人员?威逼利诱?”

    “有道理。”

    唐心有点高兴,说道:“我们可以用钱收买人心,或者从拷问对象的弱点入手,我……我收集消息很有一套,明天我……”

    林星河说:“不,工作人员说的话未必是真的。我们还不知道她们隐瞒了什么,主动问她们反而会打草惊蛇。”

    “那……”

    “能问的人除了小镇上的人之外还有其他人。”

    “什……什么人?”

    半个小时后,唐心躺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泛黄的床铺上还遗留了她前不久刚刚失去的半截头发,散在了枕头上。刚刚五张嘴的小雪姬贴着她的脸的触感还历历在目。

    一想到这儿,她就忍不住浑身打颤。

    林星河跟她说:“你的害怕和恐惧也许可以吸引小雪姬过来,等她过来的时候,你拖住她,我来抓她,拷问镇子上的人,不如拷问小雪姬。”

    唐心那一瞬间明白了一句老话——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林星河的胆子是金刚石做的吧!

    然而,唐心下定决心上林星河的船,就没办法拒绝林星河这个提议。

    不过林星河的最后一句话给她打了一针强心剂:“本来我也想我亲自上的,可是她没办法让我害怕,而且小雪姬好像有点怕我,我来当诱饵,她肯定不上当,只能让你上阵了……”

    ……小雪姬怕林星河,等于小雪姬有弱点,她还是有点保障的。

    唐心不停地在脑子里想一些让自己害怕的事情,但很快的,她发现了一件事,她其实不用想,躺在这儿,就足以让她害怕又恐惧了。

    她闭着眼睛都感觉到睫毛在打颤,呼吸逐渐急促。

    冷不防的,她察觉到有一股凉飕飕的风,跟先前一模一样。

    唐心知道小雪姬来了!

    她本能地害怕,嘴唇紧紧地抿住,泛称一条发白的直线。

    她牢记林星河的话,在小雪姬贴上来的时候,闭着眼扑了上去,然后大叫:“林星河!”

    />

    唐心牢牢地抱住怀里的一团,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她也不敢看怀里有什么,甚至不敢去想,因为她感觉到怀里的温度降到了起码零下,转瞬间又变成了滑腻腻的存在,像是爬行动物的触感。

    就在这个时候,唐心听到林星河惊奇地“咦”了声,说了句:“小雪姬你挺厉害的啊,还能变蛇!很有前景啊。以后不组五嘴人乐队,你还能去动物园混吃混喝啊……”

    唐心听到“蛇”字,登时吓得松了手。

    这种爬行动物,恶心到了极致!

    她一放手,就连滚带爬地缩到了角落里,缓过来了才悄咪咪地睁开一条眼缝,却见林星河一个明明长相是柔弱范的小姑娘,手里捏住了一条黑蛇,摁住了它的七寸。

    黑蛇的尾巴疯狂地甩动,挣扎无效,它垂下了脑袋,恢复了原型,变成一个粉雕玉琢的糯米团子女娃,此时此刻正可怜兮兮地被林星河摁在了床铺上,一抬脑袋,黑眼珠子泪眼汪汪。

    唐心瞬间就心软了。

    林星河说:“绳子呢?你不是带了绳子进考场吗?把她绑起来。”

    唐心回过神,连忙拿了绳子出来,协助林星河把小雪姬五花大绑地捆在了床脚。

    唐心小声地问:“她不是人类,绳子有用吗?”

    “不知道,绑了安心一点。”

    唐心又问:“你不怕蛇吗?”

    林星河说:“怕倒是不怕,就是觉得恶心,不过我就下意识地觉得自己运气好,它伤不到我,所以就抓住它了。”

    唐心:……算了,她不懂欧皇的世界。

    林星河蹲下来,和小雪姬的视线齐平,见她还扎着她昨天给她扎的两条蜈蚣辫,笑吟吟地说道:“你是不是喜欢我给你扎的小辫子呀?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事情,我再给你换个可爱的造型。”

    小雪姬扁着一张嘴,气嘟嘟的,不说话。

    林星河说:“你怎么不变蛇了?你要是现在变成一只蚊子,你就能摆脱这绳子了。唔,我知道了,你是不是不能变了?”

    她摸摸她的脑袋:“你改变自己的形态和模样,不是随心所欲能变的,对吗?有时间限定?就像游戏里的蓝条一样,用了一次耗费所有蓝了,就只能等时间到了,蓝攒满了才能变。”

    小雪姬朝林星河凶狠地哈气!

    林星河对唐心说道:“你看,我猜对了,她恼羞成怒了,”说着,她又拍拍小雪姬的脑袋,说道:“好了,我们不浪费时间了。我知道你听得懂我说的话,我问你问题,你回答。你也知道,你伤不到我,我也不害怕你的任何幻境。你要是不好好配合我就天天逮着你来抓,让你没办法干其他事情,不仅如此,我还会告诉所有人你的弱点,只要不害怕你的幻境,你就没办法攻击人,甚至没办法造成大伤害。哦对,我还要把你五张嘴的照片贴满整个小镇,让大家熟悉你的套路!”

    小雪姬原本凶狠的表情蔫了下来。

    林星河说:“我问你问题,是的话,你就点头,不是的话,你就摇头。你给我看的幻境,里面的红衣男人是你杀的吗?”

    小雪姬摇头。

    “雪女只杀男人,是吗?”

    小雪姬点头。

    “你的幻境是你亲眼见到的吗?”

    小雪姬点头。

    林星河一拍大腿,灵机一动,说道:“哎,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遭呢!你不是能制造幻境吗?给我看看当时的情况,就是红衣男人被杀的场景。”

    小雪姬却没动。

    林星河催促说:“乖,别墨迹,给姐姐看看。”

    唐心目瞪口呆。

    ……怎么现在林星河更像考场里的**oss?

    大抵是跟**oss站在同一条船上,唐心不害怕了,跟林星河一块站在了小雪姬的面前。

    而此时,小雪姬才不情不愿地动了下。

    转瞬间,林星河所在的房间立即变了个样,却也不是上次见到的梦姐的房子,而是一处雾气蒸腾的山洞。

    山洞里有一池热气腾腾的山泉。

    山泉里有一对男女,正在做不可描述的运动。

    男人正是被杀的红衣男人,不过这会儿他什么衣服都没有穿,抱着女人,卖力地动着。

    林星河:???

    唐心:???

    “……可以快进一下吗?二倍速。我不是很想看现场动作片……”

    【嗷呜,别这样嘛,我想看!我纸巾都准备好了!】

    【双手打字以示清白。】

    r />【不是,这不是恐怖考场吗?怎么就变成SQ考场了!要看SQ的去隔壁古代系的号称新时代潘安的直播间!每次都在考场猎艳,上演活chun gong。】

    【虽然低俗,但是隔壁主播每次收到的打赏都很多,那些位面的生物也吃低俗这一套。他靠着打赏买了不少保命道具。】

    【你们别在这里讨论和主播不相关的,要打广告滚一边去。】

    【呜呜呜我是剧情党,你们别瞎逼逼,让我安安静静地看这个新生主播秀骚操作。】

    ……

    小雪姬还真的用二倍速快进了。

    男人和看不到正脸的女人结束了不可描述的运动后,女人问男人:“你会一辈子跟我在一起吗?”

    “会。”

    “你心里只有我一个人吗?”

    “是。”

    “你爱我吗?”

    “爱。”

    女人忽然低笑:“你有老婆的事情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男人:“我……”

    “你背叛了我,那你就去死吧。”

    女人亲手掐住了男人的脖子,她力气极大,将男人举了起来。

    男人的脸涨成了猪肝色,他想要挣脱,却无能为力。

    山洞里兀自起了一股强风。

    光着身体的女人穿上了一条雪白的襦裙。

    女人空出一只手摘下了发髻里的簪子,锋利的一边捅向了男人的胸膛。

    一下,两下,三下……

    男人的血喷了出来,染红了白裙。

    “……你说你要给我买红嫁衣,就用你的血为我织造一件独一无二的红嫁衣吧……”

    女人的声音逐渐尖锐。

    “都说了要为你穿红嫁衣,可是早已经有人为你穿上红嫁衣,那你也为我穿一次吧……我会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然后吊在你的家里……好不好?”

    林星河说:“让我看看雪女的样子。”

    小雪姬却猛地摇头。

    林星河说:“你不给我看,我自己过去看……”她往山泉迈去,即将能见到女人的脸时,幻境突然消失了。小雪姬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本来就没有血色的脸呈现出害怕的情绪。

    林星河直白地问:“你怕雪女?”

    小雪姬似乎没听到她的话,身体抖如筛糠。

    下一刻,她凭空消失了。

    唐心说:“小雪姬跑了?”

    林星河说:“应该是蓝条满了,能再次用改变形态的技能,她现在可能变成我们难以发现的微型生物,有可能还在房间里。”

    “那……要找吗?”

    “不找了,今晚收获良多,可以了。”

    唐心想了想,说道:“所以红衣男人的尸体是雪女杀死后送回来了?”

    “对,你听过雪女的故事吗?雪女一般只在雪山上出现,拥有白皙的皮肤和美丽的五官,她们会在雪山上勾引迷途的路人,和他们发生一段绝美的故事,而雪女这种生物容不得背叛,但凡受到背叛,就会亲手杀掉背叛者。刚刚我们也看到了,雪女确实把背叛者杀了。”

    林星河又喃喃道:“只是小雪姬在里面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她想不通,打了个哈欠,看了眼时间发现不早了,便索性不想去睡觉。

    唐心也不敢一个人睡,抱着自己的被子去了林星河的房间,和她一块睡。

    第二天早上,林星河和唐心出去蹭免费的早餐,吃到一半的时候,正好碰见救援中心的工作人员。

    她精神极好,大老远见着她们俩,还冲她们打招呼,笑着问她们:“昨晚睡得好吗?”

    林星河说:“还挺好的,一夜无梦,睡到天亮。”

    工作人员吸了吸鼻子,旋即面色微变。

    林星河注意到了,问了句:“小孩的爸爸来了吗?”

    工作人员说:“昨晚暴风雪,山路都堵住了,车进不来,按照以往的情况,是要等暴风雪彻底停了,山路也通了才能进来了。这几天要麻烦你照顾她了。”

    林星河笑眯眯地说道:“好的。”

    工作人员又多看了她们几眼,正要走的时候,见到柴永他们过了来。

    林星河见工作人员又吸吸鼻子,似是在嗅些什么,她显而易见地露出满意的神色,眼里的笑意更深了,跟他们打了招呼:“早呀。”

    柴永跟工作人员聊了几句,才走了过来,见到和林星河坐在一起的唐心,嗤笑一声:“一晚不见人,原来抱上新大腿了,别忘了你还欠我五积分,作为带你下山的回报。”

    唐心说:“我现在就给你。”

    她很干脆地扫了五积分过去。

    柴永冷笑一声,在另一边坐下。

    方子悦和李诚言领了免费早餐过来,阴阳怪气地嘲笑了唐心一番。

    唐心自然听见了。

    要是搁在昨天,她可能还要犹豫一下,可见识了欧皇的大反派作风后,她决定要死死地抱住这条大腿。

    她当作没听见,吃自己的早餐。

    方子悦见状,跟一拳头打在棉花上似的,顿觉无趣,似是想到什么,又眉飞色舞地说道:“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太累了,还是这儿的床太舒服了,我睡得好香,还做了个梦,梦见我去做spa,给我按摩的人是我遇到过的人里最舒服的一个,给我摁了整整一晚,起来的时候神清气爽,昨天下山的疲倦通通都消失了。”

    李诚言也说:“我昨晚也睡得很好,也做了个梦。”

    方子悦眨着眼睛问:“什么梦?”

    李诚言不大好意思,神色躲闪,模棱两可地说:“我也不记得了,反正是个高兴的梦。”

    柴永说:“我做了个chun梦,梦里有个漂亮的妞,跟我做了一整晚,他妈的干了个爽。”

    林星河坐得不远,把三个人的话都听了进去。

    她低声问唐心:“你做梦了吗?”

    唐心摇头,也小声地问:“怎么了?”

    林星河说:“记得房间里的画吗?它可能起了制造梦境或者幻境的作用。你昨天应该是被小雪姬误打误撞给搅和了。看来那副画,画上了五官,就没办法起到媒介的作用。”

    ……她运气可真是好,昨晚她真的就是纯粹觉得没有五官瘆人,想给她画可爱的五官,没想到歪打正着。

    林星河吃过早餐后,故意和唐心从柴永他们三个人身边经过。

    她学着工作人员吸鼻子,用力地嗅了嗅,发现他们三个人身上都一股奇怪的香味,方子悦身上的还要淡一些,柴永和李诚言身上的香味则更为浓郁。

    他们三个人说说笑笑,竟没一个人察觉到对方身上的气味。

    林星河问唐心:“你闻到了吗?”

    />唐心点头:“说不上来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