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都市言情 > 重回二零零五 > 重回二零零五 第九百八十章 绝对不是怕了那周某人
    “怎么会不认识,那不过是我们俞家养不熟的一只白眼狼罢了。”

    说起那个让自己几次三番吃瘪的周某人,向来以俞家人自居的荆无忧眼神里冰冷一片。

    不同于在港城那边顾及自身的面子,在这个光头老李和云大美女面前,他也不藏着掩着。

    尤其是想到自己和阮承海几次针对对方,都被对方化解,还被姑父责怪,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更让他无比郁闷的是,本该是他们这些俞家人分享的百亿财富,却被那个白眼狼给私自吞下,也只有二房那个二小姐分了一杯羹。

    若是能有那百亿财富的份额,他又何苦自己想方设法借壳上市,赚取足够的财富挥霍。

    “难怪他那么嚣张。”

    听到那个年轻的家伙有背景,李源远感慨地说了一句,注意到对方变差的脸色,心里却是乐开了。

    这有共同的对手,两人之间的关系一下子就变近了。

    先前他还想着怎么找回场子,有这位公子哥同仇敌忾,那不是简单的很。

    不过,对方有俞家的背景,没有这位公子哥一起出手,他也不好贸然得罪对方,需要静观其变。

    “咦,你们说的是那位蓝鲸娱乐的股东周总?”

    等两人说开之后,一旁的云霓裳‘后知后觉’地追问道,脸上惊讶的表情让男人见了又是另一种别样的风情。

    “云老板,你有什么消息吗?”

    见这个美艳老板娘也听说过对方,眼中精光一闪而过的荆无忧随口问了一句。

    “也没什么,我就只是听说这位周总产业不少,就连名流集团都是他创办的。”

    莞尔一笑,云霓裳简单回答道,却是让旁边坐着的李源远眉毛一挑。

    他原本以为对方只是一个蓝鲸娱乐的股东,不值得大惊小怪,没想到竟然百亿市值的名流集团都是对方创办的,幸好幸好。

    “这些大家都心知肚明,云老板就不要拿出来说了。”

    听着这个不是秘密的秘密,深知那个周某人情况的荆无忧无所谓地挥了挥手:“若没有我们俞家照拂,这家公司早就被人吞了,哪还轮到那小子耀武扬威。”

    “不过,我听说名流集团旗下公司投资的一家网站叫‘名品汇’,正和鹏城景家二少投资的网站‘全品会’打擂台。现如今,两家都在四处找品牌商合作购买库存,小半个月就烧了上亿资金。”

    作为业内的公关大咖,云霓裳的消息可不是一般人能比,一开口就说出了关于对方的重磅消息。

    “哦,鹏城景家?”

    听到这个重磅消息,荆无忧一下子坐直身子,挑眉问道。

    身处俞家之中,荆无忧对于国内一些出名点的家族都有所耳闻,更何况是当初辉煌一时的鹏城景家,那可真正是拥有上百亿资产的大集团。

    没想到,这个周某人竟然和对方干上了,早就想教训对方的他竟然还不知道,失策失策。

    也不能怪另一位忙于北美事务的阮承海,对方也是在辛苦为他赚钱不是。

    “是南景集团的景氏?”

    而身为魔都排名前列的出口商,李源远也是听说过鹏城景氏,心里忍不住一突。

    别看他在魔都混得风生水起,各行各业均有涉猎,但和做实业起家、集团市值数百亿的景氏相比,真的是不够看。

    若不然,遇到事情的他也不会想方设法请这位荆少帮忙疏通。

    “没错。”

    点了点头,云霓裳点到即止,没有说太多无所谓的话。

    其实,在她看来,即便那位年轻的百亿富豪在这个新网站上投资失利,也没有什么影响。

    对那位影响更大的,或许是一直想要隐藏幕后的心思。

    虽然不知道对方正处弱冠之年,本该少年得意、意气风发之际,为何有这样低调的心思,但打破这个局面,应该让对方最为难受。

    不过嘛,她一个赚中介费的小商人,已经完成了光头老李的委托,没必要多此一举,间接得罪那位如朝阳般的年轻百亿富豪。

    和气生财,才是她红玉京老板娘的做人宗旨。

    “荆少准备如何做,尽管吩咐老李我。但凡能做的,我老李绝不推辞。”

    看着对面公子哥眼里闪烁不定的光芒,李源远大包大揽地说道。

    “好,你的事我记住了,过两天给你信。”

    心里想着别的事,荆无忧却是没忘了对方今天请自己的主要目的,随口答应下来。

    对方难以迈过的坎,对于他而言,不过是找人帮忙说句话的事。

    “多谢荆少,这是给您的活动经费。另外有什么开支,您尽管说。”

    就等对方这句话,李源远将一张支票递了过去。

    “好。”

    看了一下八位数的数字,荆无忧见这个光头老李如此识趣,脸上泛起笑意。

    今天见到了难得一见的云大老板,又收了一笔不菲的外快,还得知能打击周某人的重要讯息,荆无忧可是三喜临门。

    “荆少,跟你说个事。我之前让人跟踪了一下,那位周安安也在这里吃饭,还带了两个美女,真是艳福不浅啊。”

    吃着菜,已经谈妥事情的李源远心情大好,不忘给对方倒酒,顺口说了句那位周某人的行踪。

    在他简单的印象里,荆大少是俞家的近亲,那位周某人只是俞家扶持起来的白手套,完全有资格教训教训对方。

    若能快速报了这一箭之仇,他自然是顺心的。

    若是这位荆少投鼠忌器,他也好把握之后出手的力道,一举两得。

    “什么?周安安也在这里吃饭?”

    听了光头老李的话,荆无忧拿着筷子的手忍不住一顿,转头看了下美艳动人的云大老板。

    虽说他言语里看不起那个崛起于微末的小子,但直面对方却不是他想要的。

    要知道,那位俞家三房的表妹,据说就是因为得罪了对方,才被二房大表妹给发配到国外去的。

    到现在,那位三房的表妹还不能回国呢,偶尔还打电话来给他诉苦,想让他帮忙劝说姑父出面干涉,荆无忧都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二房的那一对兄妹,可都不是好惹的主,他才不会因为一些不相干的事,和对方发生直接冲突。

    躲在暗地里,偷偷射几支冷箭,才是最安全的。

    等到那个周某人真的失势,他再出现在对方面前,才最稳妥。

    “不错,对方通过汉唐一品的管家在我们这里订了一个包厢。怎么,荆少需要见见吗?”

    见李源远提起这事,云霓裳也是直言不讳地回答道。

    之前不提,只是为了避免在她们红玉京发生不必要的麻烦。

    另外,她可是知道汉唐一品的顶级套房是俞家二房的二小姐转让给那位年轻富豪的,而俞家现在是二房主持,未来的下一任家主也基本上内定了二房的大少爷。

    如此情形,也是云霓裳不愿太过得罪那位年轻富豪的缘由。

    若不然,单纯是百亿的‘身家’,还不至于让见多识广的她心生顾忌。

    “不了,悖主之人,有什么好见的。”

    心里有点抵触,荆无忧摆了摆手,拒绝了这个看似诱人的提议。

    当然,他绝对不会承认,是下意识想要避开对方。

    “要我说,那个姓周的这么低调,咱们把他的身份爆出去,恶心恶心对方。”

    喝了不少酒,有几分醉意的李源远始终忘不了先前的那一口气,又给荆大少出了个主意。

    一旁很少喝酒的云霓裳忍不住眉毛一挑,却是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这个没什么用,咱们还是从那个全品会入手,最好让对方投的钱都打水飘。”

    摆了摆手,荆无忧对这种于周某人不痛不痒的做法,没有任何兴趣。

    只有把对方打疼了,才能去和姑父报喜不是。

    顺便,还能和鹏城景氏结个善缘,以后他的无忧科技借壳上市,又有一个不小的助力。

    至于帮对方爆料出去,是生怕对方不够耀眼,让对方在人前显圣,气自己吗?

    “行,荆少怎么说,咱就怎么做。”

    对于这位荆大少没有理会自己的建议,李源远一点都不恼,很好地摆正了自己的心态。

    这样的结果,也让云霓裳松了口气。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两位在那位超脱于俞家的年轻富豪面前,没有任何的胜算。

    若真的惹怒对方,事后清算起来,她这个只是赚点小钱的中间商也能少点责任,不是吗。

    另一边的包厢里,丝毫不知道旁边有人正偷偷算计他的周安安和两位美女艺人的饭局进行得很是融洽,一瓶红酒的量也是基本见底。

    对于时常参加正常应酬的两位女艺人而言,应付一位没有什么坏心思的年轻老总,那是轻轻松松。

    “静婉,你今天住哪?”

    走出红玉京,脸颊有些发烫的周安安在走进电梯的时候,顺口问了问脸上两朵红晕的李静婉。

    对方喝的酒算是三人中最多的,眼神却依旧没有太多迷茫,想必酒量不浅。

    嗯,女艺人酒量不好还喝酒的话,很容易出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之前我住皇冠假日大酒店,都是由经纪人安排……”

    说着说着,李静婉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

    她现在已经从老东家解约,也不知道那个本就看她不太舒服的经纪人,会不会给她安排。

    没想到今天才出一个商演,就贸贸然换了一个新东家,也不知道未来的前景会不会像想象中那么光明。

    “我那里的空房间挺多,要不先去我那里看看。”

    见到对方变化的神色,周安安也猜到了对方的想法,笑着说出一个提议。

    “不用不用,我酒店的房间应该没有退掉,要不然酒店客服肯定会打电话过来。”

    听了这位年轻老总的建议,李静婉连连摇头。

    她喝了不少酒,脑子却依旧清醒。

    住到对方的房子,虽说有陈静在,对方不会做什么,但住在客房也难保会听到一些不该听到的东西,多尴尬。

    “行,先去我那里喝点茶醒醒酒,到时候我让人送你去酒店。”

    能理解对方的顾虑,走出电梯的周安安也就没有多说。

    “那就叨扰周总了。”

    面对新任老板的喝茶要求,看时间还早的李静婉自然不好再拒绝,跟着对方一起上了奔驰车。

    窗外的魔都繁华夜景快速闪过,当看到车子开进那个豪华的小区大门,早有预料的李静婉也是暗自咂舌。

    就连在魔都买了套大居室的陈静,也是略带惊讶,之后却觉得理所应当。

    毕竟以这位年轻老总的身价,住个几千万上亿的汉唐一品,没有任何的压力。

    只是,当两女看到走进顶层复式豪宅,看到那比一套大居室还大的客厅之时,依旧忍不住内心的震惊。

    有钱人的生活,真是没法想象。

    尤其是先前还担心听到什么的李静婉,发现她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就这个上千平的房子,即便今晚她借住在这里,也不可能听到什么。

    “周总,和你这里一比,我那个房子就是蜗居了。”

    透过落地玻璃窗看着窗外的黄浦江夜景,同样在魔都拥有房子的陈静感慨地说了一句。

    她辛辛苦苦攒钱出了魔都一套房子的首付,每个月还要还两三万的贷款,结果到头来还不如人家的一个客厅。

    人和人之间,真的是不能比。

    不过想想那套自己赚钱买的房子,陈静的心也没有那么大的落差,人要学会知足。

    “这个你就太谦虚了,很多人像你这个年纪,连一套百平米的三居室首付都出不起。静婉这两年,有没有购置房产?”

    坐在红木茶桌前按了下自动泡茶机的开关,周安安笑着安慰对方,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对面坐着的白色长裙女艺人身上。

    若单论气质而言,这位安静下来自带冷艳气质的李静婉,还真像某些小视频所说的豪宅女主人气场。

    当然,让人印象最深刻的还是男人不由自主陷入的‘球迷’身材。

    在周安安这辈子见识过的妹子里,除了国际影后韩冬儿、台岛省俞教主、港岛的康玉莹和那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女网友,这位新收编的女艺人能排在前五之列,就连尚未进入巅峰期的柳蜜都得略逊一分。

    不过,借住在丽莎蓉家里的柳彦燕不算,那是一般人无法比拟的天生丽质。

    “我前两年跟着朋友在京城二环内买了套150平的三居室,幸好当时赚了点钱付了全款。要是换到现在,估计也只能付个首付了。”

    说起自己的购房经历,李静婉也是有些庆幸。

    她这两年赚的钱没多少,估计还没她自己当初买的那套房子涨的价值高。

    “那也很不错了,我在京城还没买房。”

    没想到李静婉还有京城二环内的大套房,周安安想起之前在港城买豪宅别墅失败的念头,觉得下半年一定要去京城二环内买个几套套房子。

    顺便的,去鹏城那里也买几套,不知道前世刷到小视频不少次的某某湾一号开始建造了没有。

    “我们买房是安家,周总买房只是偶尔小住罢了。”

    感慨完毕,陈静走过去笑着说了一下两者之间的区别。

    “那没有,这两年买房的话,我权当做是投资。”

    茶水烧开,周安安给两女分别倒了两杯茶,继而提点了一句:“接下去房价肯定还要涨,有闲钱的话在一线城市投资房产,肯定比放在银行里值钱。”

    “那要是亏了,我可要赖上周总一辈子的。”

    缅了口淡淡清香的茶水,陈静打趣地说道。

    “没问题,养你一辈子,我还是有那个钱的。”

    “呵”

    不知不觉,壶里的茶水加了两次,周安安眼看两个妹子的眼神清明不少,就提议了一句:“我让管家刚换好泳池的水,你们要去游一下吗?”

    “周总这里还有泳池?”

    听到年轻老总的邀请,平日里颇爱游泳的李静婉忍不住眼前一亮。